佛陀正覺後2449年/西元2017年

慈悲是真誠關懷 不是社交表現

某日法藏師兄帶來他所製作的隨佛長老法語書卡與我分享,其中一張的法語令我深感震撼,內容是:「慈悲是真誠關懷,不是在社交表現」。某日法藏師兄帶來他所製作的隨佛長老法語書卡與我分享,其中一張的法語令我深感震撼,內容是:「慈悲是真誠關懷,不是在社交表現」

就在看到書卡的前一天,我去拜訪一位多年的好友。好友的母親今年八十六歲,三年多前出了一場小車禍,腦部受創引發一些後遺症,目前有失智的狀況。好友的母親是家中的大姊,家裏一共有九個小孩。在那個年代,做父母的總是忙於工作,身為大姊就得一肩扛起父母的責任,照顧弟弟妹妹,承擔家中大、小事務,相當辛苦的付出。

那天我抵達好友家時,正巧看見他的舅舅及阿姨經過,心中感到納悶:何以他們不進去打招呼呢?進屋後就問朋友:「你舅舅跟阿姨久未過來探視你的母親,對吧?」朋友說:「是的!你如何知道?」我說:「我方才在屋外看到他們躡手躡足地經過,深怕被人撞見似的。」朋友說:「他們已經三年沒來了,認為媽媽不認得他們,看了也是徒然。」

回到家中,看了一部影片,其中一段情節令我相當感動,描述中東一位老者與理髮師的對話。某天這位老者前去理髮,他央求理髮師動作稍微加快些,因為他急著跟妻子去吃飯。

「你太太在哪裡?」理髮師好奇地問。

「我太太在安養院」老先生回答。

「在那裏多久了?」理髮師問。

「兩年多了」老先生回答。

「已經兩年多了,那她還記得你嗎?」理髮師問。

「她已經不認得我了」老先生回答。

「她不認得你,那你為什麼還急著去見她呢?」理髮 師問。

「雖然她不認得我,但我認得她,她是我的太太!」 老先生回答。

這個回答令我相當的感動。我坐在沙發上思索著那天所看到的法語,隨佛長老的智慧竟是如此的透徹,洞悉社會上種種之事,一語點破世間的真相。它不是文字上的一句話而已,而是在我們周遭不斷重複發生的事情,遷流不息的在我們生活之中轉現。

處於現代忙碌的社會裏,人們慣用「打卡」的方式表達個人的出席狀況,並且習以為常的依著這個模式與人互動。我們對生命的愛與關心,便以一種「社交的方式」進行著,跟對方表示:「我來了!你也看到我來了,我的確來做了什麼,你們已看到。」就是這樣的心態,把慈悲當作一種社交,這根本不是慈悲,當中無有愛與關心,它只是一種禮節儀式。交代「我來了,我有來看你,你有看到」,就是這樣而已。這就是友人的舅舅及阿姨們在做的事,同時也是我們大部分的人不自覺會做的事。

人與人之間應該真誠的關懷,而不是用一種「打卡」的方式來表達關懷。每個人一生中都在找能真誠對待我們的人,可是從來沒有捫心自問:自己是否就是別人所要找的那個「真誠對待我們的人」?我們都習慣向外找尋,卻不會自省。我們都覺得自己很好,覺得問題是在別人身上。試問:若問題都在別人身上,自己沒問題,為什麼別人不認為如此呢?到底問題出在哪裡呢?這是我們大多數人需要好好思考的問題。

真誠的感謝隨佛長老及中道僧團的法師們,讓我有機會看到自己生命的缺失。也很感謝法藏師兄的分享,讓我受益匪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