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0年/西元2018年

改變世界的金鑰匙

從曼德拉和一塊墓碑談起

2013年12月5日辭世的南非前總統曼德拉是南非著名反種族隔離革命家、政治家、慈善家,也被視為南非的國父。在當選總統前,曼德拉是積極的反種族隔離人士,任非洲人國民大會武裝組織民族之矛領袖,南非法院曾判處他「密謀推翻政府」等罪名,前後共服刑27年半,其中有約18年在羅本島度過;當選總統後,他致力於廢除種族隔離制度和實現種族和解,消除貧困和不公。自種族隔離制度終結以來,曼德拉受到了來自各界的讚許,包括從前的反對者。曼德拉在40年來獲得了超過一百項獎項,其中最顯著的便是1993年的諾貝爾和平獎。2004年,南非廣播公司舉辦了「最偉大的南非人」票選活動,曼德拉被選為最偉大的南非人。

曼德拉讓人們津津樂道的兩件事,一是:曼德拉在羅本島監獄服刑時,那裡的獄警動輒就對已決犯們揮起皮鞭,殘忍地在綻開的皮肉上潑辣椒水,大多數人都是在獄警的皮鞭和辣椒水下度日的。後來,他和眾已決犯被安排到羅本島監獄的採石場上去做苦工,每天在持槍看守的監督下拼命地搬運石頭,動作稍慢就有被毒打的威脅;而且,只准逗留在這個採石場裡,一旦踏出採石場的邊緣,就會被無情地射殺。

曼德拉想改變這種現狀,只要逮到機會,就大膽地向監獄長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在監獄的院子裡開闢一片園子!經過了無數次的否決,大約過了5年左右,他的願望終於實現了。監獄當局同意在監獄牆角的一片狹長地帶供他開闢園子,並且破天荒地提供了蕃茄、辣椒等蔬菜的種子,羅本島監獄的院子裡從此多了一抹動人的綠色。他每天從採石場回來就潛心照料自己的園子,許多人都說他是監獄的“植物學家”,而他自己則把那片園子看作自己的心靈園地,每當採石場上的鍛石刺傷了他的眼睛,他就回到自己的園子四處看一看,那一片生命的綠色舒緩他眼睛的疲勞,消解了在採石場裡所遭受的疲憊和委屈。

但是,由於氣候的惡劣,園子的第一次收成並不是很好,僅僅收穫了一籃子不怎麼紅潤的蕃茄,但曼德拉一個也捨不得吃,都分給了自己的獄友和獄警們。

令人驚訝的是,自從有了這片菜地之後,整個監獄有了很大的改觀,每到放風時間,許多獄友都會幫助他照料滿園的蔬菜,在獄警們不注意的時候,他們還能揣幾個蕃茄回去。更令人稱奇的是,獄警們的態度似乎也變得和藹多了,因為,曼德拉總是把新採摘的蕃茄發給獄友們,然後再由他們送到獄警們手中,吃了犯人的蕃茄,獄警們拿鞭子的手,也不再那麼蠻橫了。一個黑人獄警說:「每當我莽撞地舉起鞭子的時候,我就想起了這是一群給我番茄吃的人,在我的眼裡不再有什麼已決犯,他們讓我想起了自己的家人。」

已決犯和獄警們的關係逐漸融洽起來,羅本島監獄不再是冷酷無情的“人間地獄”了。

另一件事是:曼德拉在羅本島服刑時,因為曼德拉是要犯,專門看守他的人就有3個。他們對他並不友好,總是尋找各種理由虐待他。但是,當1991年曼德拉出獄當選總統,在總統就職典禮上,他一個舉動震驚了整個世界。曼德拉先介紹了來自世界各國的政要,接著他說:「雖然我深感榮幸能接待這麼多尊貴的客人,但最高興的是當我被關在羅本島監獄時,看守我的三名前獄方人員也能到場。」曼德拉邀請他們站起身,只見年邁的曼德拉緩緩地站起身來,恭敬地向三個曾關押他的看守人員致敬。剎那間,在場的所有的來賓以至於整個世界都靜下來了。曼德拉博大的胸襟和寬宏的精神,讓南非那些殘酷虐待了他27年的白人無地自容,也讓所有到場的人肅然起敬。

後來,曼德拉向朋友們解釋說,自己年輕時性子很急,脾氣暴躁,正是在獄中學會了控制情緒纔活了下來。他的牢獄歲月給了他時間與激勵,使他學會了如何處理自己遭遇苦難的痛苦。他說,感恩與寬容經常是源自痛苦與磨難的,必須以極大的毅力來訓練。他說起獲釋出獄當天的心情:「當我走出囚室、邁過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時,我已經清楚,若不能把悲痛與怨恨留在身後,那麼我其實仍在獄中。」又說:「壓迫者和被壓迫者一樣需要獲得解放。奪走別人自由的人是仇恨的囚徒,他被偏見和短視的鐵柵囚禁著。」

看了曼德拉的故事,內心能不撼動?能不掩卷沉思久久嗎?曼德拉真是一位勇者,所謂的勇者無懼,並非指勇者一身是膽什麼都不怕,而是指,即使知道眼前的道路「危險、坎坷、困難重重」,卻仍不向命運低頭,勇敢面對。曼德拉也是一位智者,在面臨困境時,不僅不怨天尤人,還想辦法改變因緣,用一片綠色的菜園,撫慰了自己的傷痛和疲憊;用幾顆蕃茄,柔化了獄警的心,改變了獄友們受虐的命運。曼德拉更是一位仁者,他有恕人之心、豁達之心,不斷地耕耘好人緣、好事緣,所以所到之處,莫不如春風化雨般,呈現一片和煦之氣象。香港的大企業家李嘉誠曾經說過一句話:「人生沒有悲劇和喜劇之分,如果你能從悲劇中走出來,那就是喜劇;如果你沉緬於喜劇之中,那就是悲劇。」以此角度思量,曼德拉真可謂是從悲劇中走出來,讓人生成為喜劇的最佳典範。

然而,年輕時的曼德拉,原本是贊同以暴治暴填平種族歧視的鴻溝,後來何以能改變自己的思想和處世風格成為非暴力行動的實踐者?有一塊無名氏墓碑真是功不可沒。那塊墓碑座落於倫敦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西敏寺)地下室的墓碑林中,那是一塊很普通的墓碑,粗糙的花崗石質地,造型也很一般,同周圍那些質地上乘、做工優良的亨利三世到喬治二世等二十多位英國前國王墓碑,以及牛頓、達爾文、狄更斯等名人的墓碑比較起來,它顯得微不足道;並且它沒有姓名,沒有生卒年月,甚至上面連墓主的介紹文字也沒有,但那塊墓碑上的碑文卻深深地震撼著人們的心。碑文的內容如下:

When I was young and free and my imagination had no limits, Idreamedof changing the world.As I grew older and wiser, I discovered the world would notchange, so I shortened my sights somewhat and decided to change onlymycountry. But it, too, seemed immovable.As I grew into my twilight years, in one last desperate attempt, Isettled for changing only my family, those closest to me, butalas, they would have none of it.And now, as I l ie on my deathbed, I suddenly realize :If I had only changed myself first, then by example I wouldhavechanged my family.From their inspiration and encouragement, I would then havebeenable to better my country, and who knows, I may have evenchangedthe world.

譯文是:

當我進入暮年後,我發現我不能改變我的國家,我的最後願望僅僅是改變一下我的家庭。但是,這也不可能。當我躺在床上,行將就木時,我突然意識到:如果一開始我僅僅去改變我自己,然後作為一個榜樣,我可能改變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幫助和鼓勵下,我可能為國家做一些事情;然後誰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變這個世界。

多麼發人深省的碑文呀!它指出了人們共通的三個盲點:(一)人總覺得,改變他人困難,改變自己容易;但實際上是,改變他人困難,改變自己更是難上加難。(二)人總想著如何改變別人,卻無視於改變他人之前,應該先改變自己,只有自己改變了,才能給予他人良好的榜樣。(三)人常懷抱著偉大的夢想,眼睛總是望著遙遠的前方,卻常忽略了眼前的人、事、物。

當年輕的曼德拉看到這篇碑文時,頓然有醍醐灌頂之感,聲稱自己從中找到了改變南非甚至整個世界的金鑰匙。回到南非後,這個志向遠大的黑人青年,一下子改變了自己的思想和處世風格,他從改變自己、改變自己的家庭和親朋好友著手,經歷了幾十年,終於改變了他的國家。

或許,我們的境遇不像曼德拉那般的波折多舛,我們也不如曼德拉一般的志向遠大。但在生活中,我們依然每天都得面對困難,解決困難。學習因緣法,我們瞭解眼前的一切盡是「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如果我們想讓生活更好、煩惱更少,就得學會看清楚眼前的因緣,在現在的過程裡,努力做好妥善的事;不要整天妄想改變他人,應該努力於改變生活的過程,不斷地改變困難的原因;我們也不需懷抱著偉大的夢想,只要認清楚方向,努力在現在,並珍視眼前所有的人、事、物。 如此,就能安頓身心在現前,既無盼望,也無失落與憂苦,走向內在平穩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