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0年/西元2018年

感懷三寶的庇護

感懷三寶的庇護

感懷三寶的庇護

◎ 「雖然我是個出家人,但是還保留內心的那份護法的宗教情操--護持寶貴的佛法,護持 佛陀,護持僧團,護持三寶。我的心境依然這樣,並沒有因為自己做了出家人,弘揚佛法,主持道場,而喪失了這份護法的情操。」

開始學佛,我先學天台,之後認真的持戒念佛。我持戒念佛時主要以弘一大師為榜樣,並親近懺公師父、廣欽老和尚等注重持戒、修行,強調尊師重道、明信因果、恭敬三寶、老實修行、老實念佛的善知識。過著廣行眾善、多結善緣的傳統修行生活。

我個人覺得這一生非常的幸運。剛開始學法的時候,南傳佛教、四聖諦佛教、阿含聖典還沒流行,在沒有其他的選擇之下,學習了大乘菩薩道。學習的過程當中,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能跟隨幾位品德良好,並著重持戒,注重人品的老實修行人。他們給了我個人很好的品德教育、人格的引導,除此之外,也培養了個人堅定的宗教情操。

我自問有很好的宗教情操,在信仰宗教上,雖然出家這麼久,但是在宗教情操上,其實我還保留一份護法弟子的宗教情操。什麼叫護法弟子的宗教情操?許多人出了家就覺得別人應該護持他,這是一種受護持的心境。好像他是主角,在宗教世界裏其他的人就是配角,應該來護持他。許多人出了家以後,慢慢的心境會有這種轉換。但是,我自問我沒有這種心境的轉換。

雖然我是個出家人,但是還保留內心的那份護法的宗教情操--護持寶貴的佛法,護持 佛陀,護持僧團,護持三寶。我的心境依然這樣,並沒有因為自己做了出家人,弘揚佛法,主持道場,而喪失了這份護法的情操。

自己也覺得很安慰,因為出家這麼久,這一份護法的情操不但沒有失去,反倒愈來愈堅定。原因是出家愈久,愈覺得自己蒙受三寶的恩德。感謝 佛陀讓我有這一生的生命歷程,也很感謝僧團,感謝僧團的照顧。不論以前的大乘僧團,或者是出了家的南傳僧團,或者我們現在中道僧團的僧眾,我都深深的感謝。

我覺得我這一生很幸運,非常的幸福。早期能夠受到大乘僧團的照顧,親近的這些大德、法師,對我都很好。僧團裏的這些護法、居士,也很愛護我,感覺很好、很溫暖。雖然也有一些令人遺憾和傷心的經驗,其實我也被出家人傷害過,在大乘佛教的時代,也被大乘的菩薩道的出家人與居士傷害過、誹謗過,但是,那些都是少數個人的行為,是他們個人的不當。大乘菩薩道對我的幫助,在過去學法的階段,還是很好。

到了學南傳、出家,我也很歡喜。在南傳僧團的歲月裏,也覺得很好。因此,現在我們與南傳僧團的互動、往來還是很好。我很尊敬這些南傳出家人,雖然有些南傳僧眾心胸比較狹隘,排他性很強,我也受到一些南傳法師、護法的傷害,但是我總覺得那是少數人的個人的修為問題,不能代表南傳佛教。

現在在中道僧團裏的法師們都很老實、厚道,品德良好,並默默的修行。雖然來這裏學習或者出家的人,也有極少數個人人格可議、行為不當,但都離開了,也無需再提。我認為那是個人操守行為問題,人格問題,不能代表原始佛教僧團。

本錄音片段擷取自2014年9月19日,原始佛教「中道禪法禪修營」。由中道僧團導師 隨佛長老講述(大堂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