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0年/西元2018年

妄見五陰是我、我所者, 是名為行

妄見五陰是我、我所者,是名為行

節錄自 隨佛法師之《相應菩提道次第》
第四章 「老病死」之緣由與滅盡 第三節 生死輪回之集與滅
第二品 無明緣行:無明生愛喜,妄取五陰是我
第三目 妄見五陰生是我、我所者,是名為行

1-4-3-2.3 無明而於五陰生貪愛,因愛則於五陰見我,見我是名為行。

SĀ57《相應阿含》57經;S22.81《相應部》蘊相應81經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還,持衣缽,不語眾,不告侍者,獨一無二,於西方國土人間遊行。時安陀林中有一比丘,遙見世尊不語眾,不告侍者,獨一無二。見已,進詣尊者阿難所,白阿難言:「尊者當知!世尊不語眾,不告侍者,獨一無二而出遊行」。爾時、阿難語彼比丘:「若使世尊不語眾,不告侍者,獨一無二而出遊行,不應隨從。所以者何?今日世尊欲住寂滅,少事故」。爾時、世尊遊行,北至半闍國、波陀聚落,於人所守護林中,住一跋陀薩羅樹下。時有眾多比丘,詣阿難所,語阿難言:「今聞世尊住在何所」?阿難答曰:「我聞世尊北至半闍國、波陀聚落,人所守護林中,跋陀薩羅樹下」。時諸比丘語阿難曰:「尊者當知!我等不見世尊已久,若不憚勞者,可共往詣世尊,哀愍故」。阿難知時,默然而許。

爾時,尊者阿難與眾多比丘,夜過晨朝,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乞食已,還精舍,舉臥具,持衣缽,出至西方人間遊行,北至半闍國、波陀聚落,人(所)守護林中。時尊者阿難與眾多比丘,置衣缽,洗足已,詣世尊所,頭面禮足,於一面坐。爾時、世尊為眾多比丘說法,示教、利喜。爾時、座中有一比丘,作是念:「云何知、云何見,疾得漏盡」?爾時、世尊知彼比丘心之所念,告諸比丘:「若有比丘於此座中作是念,云何知、云何見,疾得漏盡者,我已說法言:當善觀察諸陰,所謂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分、八聖道分。我已說如是法,觀察諸陰,而今猶有善男子不勤欲作,不勤樂,不勤念,不勤信而自慢惰,不能增進得盡諸漏。若復善男子,於我所說法,觀察諸陰,勤欲、勤樂、勤念、勤信,彼能疾得盡諸漏。

愚癡無聞凡夫,於色見是我,若見我者,是名為行。彼行何因、何集、何生、何轉?無明觸生愛,緣愛起彼行。彼愛何因、何集、何生、何轉?彼愛受因、受集、受生、受轉。彼受何因、何集、何生、何轉?彼受
觸因、觸集、觸生、觸轉。彼觸何因、何集、何生、何轉?謂彼觸六入處因、六入處集,六入處生、六入處轉。彼六入處,無常,有為,(心?)緣起法;彼觸、受、愛,行,亦無常,有為,(心?)緣起法。

(不)如是觀者,而見色是我,不見色是我而見色是我所,不見色是我所而見色在我,不見色在我而見我在色;不見我在色而見受是我,不見受是我而見受是我所,不見受是我所而見受在我,不見受在我而見我在受;不見我在受而見想是我,不見想是我而見想是我所,不見想是我所而見想在我,不見想在我而見我在想;不見我在想而見行是我,不見行是我而見行是我所,不見行是我所而見行在我,不見行在我而見我在;不見我在行而見識是我,不見識是我而見識是我所,不見識是我所而見識在我,不見識在我而見我在識。不見我在識,復作斷見、壞有見。不作斷見、壞有見而不離我慢(* 1),不離我慢者而復見我,見我者即是行。彼行何因、何集、何生、何轉?如前所說,乃至我慢。作如是知,如是見者,疾得漏盡」。

佛說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注釋:

*1:不作斷見、壞有見而不離我慢,是指雖不持「斷滅見」或「虛無論」,但卻以為「五受陰」是實有者。若以為「五受陰」是實有,則于五受陰執取、妄見是我。

◎注:《雜阿含》的譯者求那跋陀羅在本經的譯文中,有「心緣起法」的譯法,當中「心」字的加附,是《相應部》所無有,可能是譯者本身為「如來藏」思想者的關係所致。

本經文後段關於「於五蘊見是我、我所、我在蘊中、蘊在我中」等部份,如在「如是觀者」之前補上「不」字,另在「不離我慢者而複見我,見我者即是行」的部份,當中譯文「而」字,若改譯為「則」字,則將使此段經文的義理更為完整與流暢。

KijXpnqrT.png

古老經說~大正藏《相應阿含》57 經; S22.81《相應部》蘊相應81經 白話摘要

中道僧團

我曾經聽過 佛陀這麼說:有一段時間, 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

當時、世尊身著袈裟、手持缽,走入舍衛城乞食。回來後,拿著袈裟和缽,不告訴僧眾,也沒告訴侍者,獨自一人,往西方國土的人群間遊化。那時,寒林中有一位比丘,遙遠的看見世尊不告訴僧眾,也沒告訴侍者,獨自一人遊化。他見到後,就去見尊者阿難,告訴阿難說:「尊者!您應該要知道!世尊不告訴僧眾,也沒告訴侍者,獨自一人出外遊化」。那時、阿難對那位比丘說:「假如世尊不告訴僧眾,也沒告訴侍者,獨自一人出外遊化,就不應該隨從。為什麼呢?今天世尊想住在寂靜中,減少事務干擾」。那時、世尊遊化,往北走到半闍國的波陀聚落,人們所守護的樹林中,淨住在一棵跋陀薩羅樹下。那時有眾多比丘,來拜見阿難,告訴阿難說:「今天我們來請問您,世尊淨住在那裡?」阿難回答說:「我聽說世尊往北走到半闍國的波陀聚落,人們所守護的樹林中,淨住在一棵跋陀薩羅樹下」。那時比丘們告訴阿難說:「請
尊者知道!我們已經很久沒看見世尊,假如您不怕勞累,請共同前往拜見世尊,因為悲憫的緣故」。阿難知道時候已到,因此靜默的應許。

那時,尊者阿難與眾多比丘,夜晚過後、於清晨,身著袈裟、手持缽,走入舍衛城乞食。乞食以後,回到精舍,收拾臥具,手持衣缽,走向西方,在人群間遊化,又向北一直走到半闍國的波陀聚落,人們所守護的樹林中。那時尊者阿難與眾多比丘,將衣缽安置好,洗腳後,前往世尊的住所,頂禮佛足,一齊坐在一邊。

那時、世尊對眾多比丘說法,開示教導、勉勵而使歡喜。那時,座中有一位比丘,起了這樣的心念:「要怎麼知、怎麼見,才能快速證得煩惱的滅盡」?那時,世尊知道了那位比丘的心念,於是告訴在場的比丘眾:「假如有比丘於座位中起了這樣的心念,『要怎麼知、怎麼見,才能快速證得煩惱的滅盡?』我曾經說法:『應當要善於觀察五陰,所謂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分、八聖道分。』我已說過這些教法,觀察五陰,但現在卻還有善男子不勤於如理作意,不勤樂修習,不勤修念住,不勤信受,反而懶散怠惰,不能增進而得以滅除各種煩惱。假如有善男子,能以我所說的教法,觀察五陰,勤於如理作意、勤樂修習、勤修念住、勤於信受,他就能快速得以滅盡各種煩惱。

不明白因緣法的愚癡凡夫,對於色陰生起妄見那是「我」,假如有「我」的妄見,這就稱為行。行是以什麼為因、從什麼而集起、從什麼而發生、從什麼而轉現?以在六觸入處有無明而生起渴愛,緣渴愛而生行。渴愛是以什麼為因、從什麼而集起、從什麼而發生、從什麼而轉現?渴愛是以受陰(想陰、行陰)為因、從受陰(想陰、行陰)而集起、從受陰(想陰、行陰)而發生、從受陰(想陰、行陰)而轉現。受陰(想陰、行陰)是以什麼為因、從什麼而集起、從什麼而發生、從什麼而轉現?受陰(想陰、行陰)是以觸為因、從觸而集起、從觸而發生、從觸而轉現。觸是以什麼為因、從什麼而集起、從什麼而發生、從什麼而轉現?觸是以六入處為因、從六入處而集起,從六入處而發生、從六入處而轉現。六入處是緣起所生,因此無常、引起煩惱;觸、受陰(想陰、行陰)、愛,行,也是緣起所生1,因此無常、引起煩惱。

假如不這麼觀察,而妄見色陰是「我」,不妄見色陰是「我」而妄見色陰是「我」所擁有,不妄見色陰是「我」所擁有而妄見色陰在「我」,不妄見色陰在「我」而妄見「我」在色陰;不妄見「我」在色陰而妄見受陰是「我」,不妄見受陰是「我」而妄見受陰是「我」所擁有,不妄見受陰是「我」所擁有而妄見受陰在「我」,不妄見受陰在「我」而妄見「我」在受陰;不妄見「我」在受陰而妄見想陰是「我」,不妄見想陰是「我」而妄見想陰是「我」所擁有,不妄見想陰是「我」所擁有而妄見想陰在「我」,不妄見想陰在「我」而妄見「我」在想陰;不妄見「我」在想陰而妄見行陰是「我」,不妄見行陰是「我」而妄見行陰是「我」所擁有,不妄見行陰是「我」所擁有而妄見行陰在「我」,不妄見行陰在「我」而妄見「我」在行陰;不妄見「我」在行陰而妄見識陰是「我」,不妄見識陰是「我」而妄見識陰是「我」所擁有,不妄見識陰是「我」所擁有而妄見識陰在「我」,不妄見識陰在「我」而妄見「我」在識陰。不妄見「我」在識陰,又造作斷滅見、破壞因緣有的妄見,不造作斷滅見、破壞因緣有的妄見而離不開我的傲慢,離不開我的傲慢則又妄見「我」,妄見「我」就是行。行是以什麼為因、從什麼而集起、從什麼而發生、從什麼而轉現?正如前面所說明,……一直到我的傲慢。能這麼知、這麼見,可以快速證得煩惱的滅盡」。

佛陀說完本經後,比丘們聽聞過 佛陀的教導,歡喜的遵奉教誨去修行。

注釋:

1.本經所對應的南傳聖典經文是《相應部》「蘊相應」SN22.81 經,對應的經文:「如是彼行亦是無常、有為、緣起所生。彼渴愛……受……觸……無明亦是無常、有為、緣起所生。」其中並沒有「心緣起法」的用
詞。由於本經為宗仰「如來藏」思想的求那跋陀羅所譯,因此才多加入「心」的用詞。

KijXpnqrT.png

古老經說~大正藏《相應阿含》57經 讀後感言

Bhikkhu Paññācakkhu

「我」的想法在人們日常生活中不斷大量的運用及出現。譬如,在秋高氣爽的時節,我們會說「天氣好清爽,我覺得好舒服。」;在暑氣逼人的炎夏,人們會說「我好熱!」;考試通過了,我們會說「我通過考試了!」。在在處處,不勝枚舉。不過,可能很少有人屈指細數「我」這個用詞含意的變化。

在抓鬼遊戲中,被抓到的小朋友說:「我被你抓到了。」

公司大發利市,老闆興高采烈說:「我好高興,公司今年賺大錢。」

在猜謎題時,答題的人說:「我想到了。」

開車到陌生的十字路口,躊躇良久,決定後說:「我決定了,就走這一條路。」

雨過天青,天空浮現美麗的彩虹,人們引頸而望:「我看到了美麗的彩虹。」

佛陀在《相應阿含》57 經中指出,凡夫有時見色是我,有時見受是我,有時見想是我,有時見行是我,有時見識是我,我們的日常經驗跟 佛陀在此經中所講的一樣幾乎是一樣。人們大多習以為常,「我見」已水乳交融無時無刻的影響著身心反應,在面對事物時,如同反射動作般將「我見」反應到「外面」。於充斥「我見」的眾生環境下, 佛陀居然能看到「我見」的影響,進而突破,實在是不可思議,言語道盡亦無法讚歎 佛陀之睿智。在感念 佛陀之餘,大覺 世尊在此經為眾生指出了重要的一步;接續著,如何善用這寶貴的一步,使我們生活的更好,這或許是值得大家參究的人生課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