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0年/西元2018年

妄見五陰是我、我所者, 又名身見

節錄自 隨佛法師之《相應菩提道次第》
第四章 「老病死」之緣由與滅盡 第三節 生死輪迴之集與滅
第二品 無明緣行:無明生愛喜,妄取五陰是我
第四目 妄見五陰生是我、我所者,又名身見

1-4-3-2.4.1 於五陰見我者,是為身見,又名我見,或名「行」、「取」。

SĀ570《相應阿含》570經;S41.3《相應部》質多相應3經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菴羅聚落菴羅林中,與眾多上座比丘俱。

時質多羅長者,詣諸上座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白諸上座言:「諸世間所見,或說有我,或說眾生,或說壽命,或說世間吉凶,云何尊者!此諸異見,何本?何集?何生?何轉」?時諸上座默然不答。如是三問,亦三默然。時有一下座比丘,名梨犀達多,白諸上座言:「我欲答彼長者所問」。諸上座言:「善!能答者答」。

時長者即問梨犀達多:「尊者!凡世間所見,何本?何集?何生?何轉」?尊者梨犀達多答言:「長者!凡世間所見,或言有我,或說眾生,或說壽命,或說世間吉凶,斯等諸見,一切皆以身見為本,身見集,身見生,身見轉」。復問;「尊者!云何為身見」?答言:「長者!愚癡無聞凡夫,見色是我,色異我,色中我,我中色。受……。想…….。行……。識見是我,識異我,我中識,識中我。長者!是名身見」。復問:「尊者!云何得無此身見」?答言:「長者!謂多聞聖弟子,不見色是我,不見色異我,不見我中色,色中我。不見受……。想……。行……。識是我,不見識異我,不見我中識,識中我,是名得無身見」。復問:「尊者!其父何名,於何所生」?答言:「長者!我生於後方長者家」。質多羅長者語尊者梨犀達多:「我及尊者二父,本是善知識」。梨犀達多答言:「如是,長者」!質多羅長者語梨犀達多言:「尊者!若能住此菴羅林中,我盡形壽供養──衣服、飲食、隨病湯藥」。尊者梨犀達多默然受請。時尊者梨犀達多,受質多羅長者請,供養障礙故,久不詣世尊所。

時諸上座比丘,為質多羅長者種種說法,示教照喜;示教照喜已,質多羅長者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KijXpnqrT.png

古老經說~大正藏《相應阿含》570 經; S41.3《相應部》質多相應3經 白話摘要

中道僧團

我曾經聽過 佛陀這麼說:有一段時間,佛陀住在菴羅聚落的菴羅林中,與眾多長老比丘們在一起。

那時,質多羅長者來到長老們的住所,頂禮長老足,後退坐在一邊。長者請問長老們說:「各種世間的知見,或者說有我,或者說眾生,或者說壽命,或者說世間吉凶,為什麼?尊者們!這些不同的知見,以什麼為根本?從什麼而集起?從什麼而發生?從什麼而轉現?」那時,長老們靜默不答。長者這樣請問了三次,長老們也靜默三次。

那時,有一位下座比丘,名叫梨犀達多,告訴長老們:「我想回答那位長者所提出的疑問。」長老們說:「很好!您能回答就回答。」那時,長者就問梨犀達多:「尊者!世間的知見,以什麼為根本?從什麼而集起?從什麼而發生?從什麼而轉現?」尊者梨犀達多回答說:「長者!世間的知見,或者說有我,或者說眾生,或者說壽命,或者說世間吉凶,這類知見,一切都是以身見為根本,從身見而集起,從身見而發生,從身見而轉現。」又問;「尊者!什麼是身見?」答言:「長者!不明因緣法的愚癡凡夫,認為色是我、色不是我、色中有我、我中有色。受……。想……。行……。認為識是我、識不是我、我中有識、識中有我。長者!這些就稱為身見。」又問:「尊者!怎麼樣才可以沒有這些身見?」尊者回答說:「長者!明見因緣法的聖弟子,不認為色是我,不認為色不是我,不認為我中有色、色中有我。不認為受……。想……。行……。不認為識是我,不認為識不是我,不認為我中有識、識中有我,這就稱為沒有身見。」

長者又問:「尊者!請問您父親的姓名,您在那裡出生?」尊者回答:「長者!我生在後方的長者家。」質多羅長者告訴尊者梨犀達多:「原來我與尊者的父親是好朋友。」梨犀達多回答:「是的,長者!」質多羅長者告訴梨犀達多:「尊者!假如您能淨住在這菴羅林中,我在這一生會供養您──衣服、飲食、隨病湯藥。」尊者梨犀達多靜默的接受邀請。那時,尊者梨犀達多,接受質多羅長者的邀請,由於供養造成障礙,使得尊者很久沒前往世尊的住所。

那時,長老比丘們,為質多羅長者以種種方式而說法,開示、教導、闡明、令他歡喜;開示、教導、闡明、令他歡喜後,質多羅長者感到歡喜、隨喜長老的說法,行禮後而離去。

KijXpnqrT.png

古老經說~大正藏《相應阿含》》570 經; S41.3《相應部》質多相應3經 讀後感言

Bhikkhu Paññācakkhu

《相應阿含》546 經有一段故事:摩訶迦旃延尊者在跋蘭那聚落烏泥池旁邊時,有一位梵志來問尊者:「是什麼因緣,使得國王跟國王相諍、婆羅門跟婆羅門相諍、居士跟居士相諍呢?」摩訶迦旃延答道:「因為貪欲。」梵志接著問:「是什麼因緣,使得出家人跟出家人相諍?」摩訶迦旃延回答:「因為見欲繫著。」

另一則在《相應部》拘薩羅相應第八經的故事:拘薩羅國的波斯匿王與末利夫人在高樓上聊天,波斯匿王問末利夫人:「跟自己相比,你有愛其他人超過自己嗎?」末利夫人答言:「我沒有愛其他人超過愛自己。那大王!你呢?」波斯匿王回答:「末利!我也沒有愛其他人超過愛我自己。」

當我們環顧周遭的紛亂並審視自己的內心時,就不難發現世事現象亦如同上兩則故事般,都因為涉及到「我」而紛諍不斷。人人處事都「堅持自我而不讓人」、「愛自己更甚於別人」,大則影響世界性的國際紛亂,小則瑣碎如孩童日常打鬧。

人們活著,莫不戮力於尋求平安與幸福。然而當我們在追求幸福的道路上時,卻又因著我見的貪欲而不斷的與人相爭,於是在不知不覺當中漸漸地遠離我們的初衷。但世道雖然如此,這世上仍有著眾多的人,是願意自我犧牲、只為利益這世界:如德雷莎修女、賣菜阿嬤陳樹菊女士、嘉義市嘉邑行善團等深動人心的身影。

《相應阿含》570 經指出,「身見」是認為五陰是我或是我的。還未見因緣法的人們,其內心尚未斷除煩惱根源,雖然有著「我見」的迷惑,但是在面對事情時,我們仍然能選擇一條令內心平安的道路。而這平安不論是如螢火般的微細,或是皓如日月,或許不是那麼重要,因為重點是在抉擇朝向「快樂」及「平安」然後「行動」。

選擇「快樂」及「平安」的道路,接著「去實踐」,這樣的人生經驗絕對值得我們一試。而不是困在我見的束縛下,選擇「紛諍」、「怨恨」及「不快樂」等傷害自己、傷害他人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