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49年/西元2017年

法緣再續後半生

威省 法直

這一生,我真的從沒有想過:我還會再修學佛法,再度成為佛弟子!

早在2000年時,我就放棄了學佛的這件事,從25年的出家生活而還俗了。當時真的是給佛教界帶來了莫大的震撼!我真的是沒辦法再當北傳菩薩道的法師了,原因是在25年的出家生活當中,所謂的參禪、唸佛、唸咒、拜懺,乃至般若、中觀等法門都修學過了,但總是無法讓我的心感到踏實、安然的度日。這到底是那裡不對勁?是那兒出了問題?真的不知道!當時也不知去請教誰來解惑,已經成為眾人之師了,這樣的問題也只能暗放在心中而已!於是就這樣結束了25年的出家生活,回到世俗,至於今也有14年了吧!

記得我是在龍年還俗的,經過了十二年,我又在龍年回歸佛陀的座下。這個因緣就是從北海佛教會開始,那一晚是2011年11月21日,我第一次聽聞隨佛尊者說法,心中對佛法又恢復了感覺,因此就連續聽了幾晚大師父緣起正法的開示,我的法緣再續就是這樣的展開。

在2012年的六月,隨佛法師到吉隆坡的中道禪林弘法及辦五曰禪,我與同修也去參加,在6月10曰那天,剛好師父要為法友落髮出家,早餐時,師父對我說:「今天有人考狀元出家,你是否要來陪 作探花,歸敬佛、法、僧、戒,皈依四聖諦?」當時我頗感意外,難得師父要我再度入佛門,內心就毫不猶豫的說:「好!」我就是這樣再成為佛弟子啦!我想這應該是我與大師父的緣份吧!

因為與大師結了這份法緣,也發心成為法工, 因此,在2013年3月,我與同修法實到了台灣內覺禪林參拜大師,為期八天。這是我離開佛門後十多年,第一次回到佛教道場住宿,感覺到有點不可思 議!因為我本對佛教失去信心,不想再成為佛教徒,為何今日又能回歸三寶座下呢?原因是我遇到了一位跟隨佛陀的人,那是我以前所未曾見過的出家人! 強調佛陀所說的「七事相應教、四聖諦、八正道、十二因緣」是實踐菩提之道的唯一一條路,並非什麼六度萬行……等等,這對我來說,是蠻新鮮的事,也真的不曾遇過。我感覺到這才是真正的佛陀教法,很簡單樸實,完全沒有非現實及理想化的佛法,讓我感到踏實可靠啊!也讓人有辦法去掌握學習。

過去一直歪曲「四聖諦」是小乘之教,實不可取也!這樣的錯見一直影響了我學北傳的心理,真的認為學菩薩道的人,不必理會三十七道品,只修六度波羅蜜,長劫在生死輪迴裡度眾生,直到眾生度盡,即可成佛。是真的能這麼偉大嗎?現在回想起來,只有天曉得而已!

彼時,我開始懷疑我自己,我哪有資格代表佛陀為人說法?我哪有什麼法?我真的不能再面對自己內在良知的責備,也不想再麻木自己,不想繼續欺騙眾生啊!想想也就還俗算了吧!當時確實有很多人希望我能成佛,達到他們的期待,就是功德無量呀!結果沒想到,我讓眾人失望了!想當時那個還俗的情況,真可謂「千夫所指,無病而死」,是多麼的恐怖!幸虧最後還能過得了自己心靈的那一關,沒有被人罵死去。怎麼辦?我真的無語問蒼天!但願大家都明白!我真的也很想成佛呀!

在內覺禪林住宿的幾天,大師父說:當他開始出家時,特別從「十二頭陀行」法當中,選了兩種苦行,終生奉行。第一條是:終生不受取金錢財寶;第二條是:守持終生遊化,不長期居住一處。在這樣樣都講錢的時代,要能做到「不受取金錢」的生活方式,在出家人當中,我真的還沒見過有幾個有守這條戒。而大師父的生活,真的就是這樣,不受取金錢財寶。我想,要不是能依遠離、依無欲、依滅、向於捨,這是很難做到的一件事!同時還要終生遊化,這真是不簡單的任務,大師父能這樣修持,我內心不僅是佩服,也很感動。

在禪林的八天當中,除了一位法友路過按門鈴,要求進來參觀外,並無閒雜人來。可見師父們平時不攀緣,大家各自用功辦道,不受任何外來的干擾。禪堂裏沒香爐,亦無福田箱,確實是很平靜的一 個道場。我想這就是原始佛教的特色,純粹依照佛陀樸素的生活典範而過一天、過一輩子!我相信這裏絕非一般「功利型」的宗教團體。

雖說禪林大門深鎖,但大師父依然可以弘法度眾──透過網絡連線,向星馬、美國、台灣各地的禪林法友說法。每星期有多次,從不間斷,讓各地的法友們受益匪淺!原始佛教就是這樣的默默地耕耘,自利也能利他!

我在北傳菩薩道25年修學當中,確實未曾遇過如隨佛法師者,能獨具慧眼,將隱藏在『雜阿含經』中的佛陀禪法,善巧方便,用種種譬喻,巧妙的解釋清楚。真是不可多得的一位禪師!大師父說: 「佛陀的禪法已失傳兩千多年了!這十二因緣觀的禪法,是唯一的禪法。唯有這十二因緣觀的禪法,能讓人遠離煩惱,了生脫死。可惜的是如此寶貴的禪法,竟然都在南傳與北傳兩大佛教圈當中都隱沒 了!」難怪許多學佛一輩子的人,都無法修到很好,我就是其中的一個。原來我們過去學來學去,都只是學到一些祖師大德各人的法門,怎麼修都無法使得上。我覺得這是佛教一直以來最嚴重的課題!

其次,能將「般若」及「中觀」的論述,指出其問題所在的,過去我不曾遇過。當我拜讀了隨佛法師所作的『相應菩提道次第』,其中「般若論述之新 思惟」這一篇文章時,才恍然大悟,覺得大師父的佛法功力很深,否則難以如此精闢透徹的發現問題。過去我也崇拜「般若」、「中觀」,認為它們是最正確究竟的法門,研究了好幾年,卻始終無法瞭解這「八不中道」該如何去修,真的一直都使不上力。這「不生不滅」,「不來不去」,到底問題出在那裡?真的很慚愧,只能說自己頭腦不靈光,那裡敢去懷疑袓師的論述有問題?真的要謝謝大師父的智慧,解開了我多年的迷惑!

很慶幸的是,還俗十多年來,今天還有機會明白,這些「八不」論述的問題,是破斥而非直顯事實,所以「八不」根本不是禪觀的內容。唯有佛說的:觀察「五蘊的集與滅」的禪觀法,也就是「十二緣起觀」,從「六觸入處」觀生死如何發生,又如何滅盡不起,才是佛陀所教的禪法!至今總算了解佛教的問題所在。所以當想學佛時,一定要弄清楚,是學那一個時期的佛法,是原始佛法?還是部派佛教?或者是大乘佛法?現在,原始佛法確實吸引著我去追隨。

如果今天我還是法師,我想我大概是沒什麼機會認識隨佛法師。因為那個面子是不易放下的!所以可能這一輩子,很難接受「七事相應教」為佛陀之正法。但是今天,我真的明白「四聖諦」才是菩提之道,因緣觀、七覺分才是唯一的佛陀的禪法。而且,這「七事相應教」的內容,根本都無關連大、小乘的問題,它純粹是「佛法」而已!但是在佛教徒當中,能不將此四諦緣起,歸納為小乘的人,看來也很少!希望如今的學佛人,藉著發達的資訊都能清楚看到這個問題,不要再被大、小乘的說法所影響。

還俗了十多年,有緣再遇正法,有福氣遇見真善知識──隨佛師父,真可說是三生有幸。我會好好珍惜這份難得的因緣!在未來的歲月裏,朝著「正法」的方向邁進。同時也祝願「四聖諦」的原始佛 法,在隨佛師父的推廣下,再度發揚光大。如是,則佛教幸甚,眾生幸甚。

最後要提的是,能寫出這篇「法緣再續後半生」的文章,也是在內覺禪林住宿的最後一天,大師父說:「法直啊!這回我要向你索稿了,寫一寫心得吧!」大師又說:「如果當初不出刊『正法之光』第一期,今天怎麼會出到第28期了呢?反正坐在家裏一天也是這樣過去,倒不如寫一寫心得來得更好,不是嗎?」大師父的這番話,真的讓我聽進去了,所以從臺灣回來之後,就開始寫這一篇的文章。謝謝大師父的鼓勵,讓我有勇氣提筆來寫這篇文章,我想,接下來我還會再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