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0年/西元2018年

何來糾結、貪婪、苦惱? 看清平等與差別的智慧

何來糾結、貪婪、苦惱? 看清平等與差別的智慧

內在成長
隨佛禪師

一、甚麼是無智、不義的平等?

社會的一般人士,在爭取個人利益、權力、地位、訊息上,往往採用純粹理想性質的「個人至上,平等無差」的見解,主張任何形式的「差別待遇」都是不公、不義、不合理的錯誤,真正的慈悲、良善、真愛及大智慧,應當是不分任何對象、不設任何門檻的給予,必需是「平等無別」的教導、幫助與機會。

這類人士認為:存有任何差別的對待,即是一種不義、偽善,應當反對到底,直到徹底的「平等無差」為止!

以上的想法,應當是19~20世紀期間,許多地區進行社會革命的觀點、訴求及口號。宣傳的理由及口號是很能蠱惑人心,但是真正的目的只有一個,破壞既有的穩定秩序,進行爭權奪利的鬥爭。

研究社會學的人多數知道一句話:「平等!平等!多少人挾汝之名,擅行不義之實。」

平心而論,這種純粹理想性質的「個人至上,平等無差」的見解,在20世紀時,經由許多國家的實踐性檢驗,已經證明不僅不可行,更會帶給人類社會的障礙。

簡要的直說,「個人至上,平等無差」的想法,是現今先進社會早已拋棄的過時、不當想法。現今世界各國社會,是早已拋棄此說,無人採用了。
舉例來說:
現代社會的任何公司、行號、政府機構,在招聘人員時,何者不是依照工作的性質、專業需要、責任擔綱……,施設出人才的錄用、薪資、福利、權限標準?同工同酬,不同工不同酬,這不僅是社會的共識,更是一種合理的公義。否則,社會如何運作?

現代社會的任何培育人才機構、制度,何者不是根據教育的性質、內容、需要,再依照年齡、學習資歷、智商、性向、品德表現……等,施設出錄取的標準?

學歷分級、學校分類、學科分別、測試分級、證照分類及分級,學生更是分別錄取的進行教育,這是教育的正常作法。試問:一切不分別會更高明?試問:學生的品德不良,學校不懲處或開除嗎?

正常的人都知道,多數要求不分別取才、錄用的人,若不是理想不實際的人,即是本身失能、缺德,卻又渴望可與有能、有德者等同遭遇的人。

「個人至上,平等無差」的思想,是脫節現實人生的理想,並且是一種缺乏務實了解現實的空洞理想,也是針對「異於自己、優於自己」的否定、打擊、壓制。

直接的說,「個人至上,平等無差」是一種用神聖作包裝,實則內容是貪婪、不義、無知及災難。

二、網路憤青的「蒺蔾」

網路上,有某群自認為是學習四聖諦的人士,公開宣傳以下的論調:

釋迦無秘密,迦葉無覆藏: 佛陀沒有為自己的弟子留一手, 佛教也沒有只為自己的信徒傳授的密法。 佛法是不分地域、種族、社會、國家、宗教, 也不分職業、身份、地位、學識, 任何人都可以修,都可以通達明白。

自說自話的宣傳言論,是沒甚麼實際價值可言。正確認識 佛陀的說法,是應當「依經依律」的探討,不是「自說自話」的作法。

以上列舉該群人士的言論,是在佛世時,早已由裸行外道的尼乾子若提子提出,並且自稱是「蒺蔾論」,目的是貶謫、攻訐 釋迦佛陀。見大正藏《相應阿含》915經(南傳《相應部》〈聚落主相應〉9經):

《相應阿含》915經:「爾時、尼揵語聚落主:「汝能共沙門瞿曇作蒺蔾論,令沙門瞿曇不得語,不得不語?」聚落主白尼揵:「阿梨!何等為蒺蔾論?令沙門瞿曇不得語,不得不語耶?」

尼揵語聚落主:「汝往沙門瞿曇所,作如是言:瞿曇不常欲安慰一切眾生,讚歎安慰一切眾生耶?若(瞿曇)言:不者!汝應語言:瞿曇與凡愚夫有何等異?

若(瞿曇)言:常欲安慰一切眾生,讚歎安慰一切眾生者。汝復應問言:若欲安慰一切眾生者,以何等故,或為一種人說法,或不為一種人說法?

作如是問者,是名蒺蔾論,令彼沙門瞿曇,不得語,不得不語。」

蒺藜!學名是Tribulus terrestris,英文名稱Caltrop, Puncturevine Caltrop, Puncture Vine,果實具刺狀物,又稱為刺蒺藜、鬼頭刺……。

《相應阿含》915經的這段經文內容,是記述裸行外道的尼乾子若提子為了攻訐 釋迦佛陀,狡詭的教居家信眾前去問難佛陀。當時問難的重點,即是圍繞在「平等無別的利益眾生」。

異道尼乾子若提子提出:如果釋迦佛陀宣稱不是平等無別的利益一切人,即貶謫「瞿曇與凡愚夫無異」。

反之,如果釋迦佛陀宣稱是平等無別的利益一切人,隨即問難:「為甚麼瞿曇只為某一種人說法,卻不為另一種人說法?」

尼乾子若提子的重點,不是真誠探究問題的答案,只是為了讓 釋迦佛陀難看,故自稱是「蒺藜」的言論,目的只為了「刺佛」而已!

在網路宣傳以上引述之「平等無別利益眾生」的人士,大概相當自豪於自己的想法及論調,目的是拐彎批判傳法有區別對象的佛教團體,卻不知是自曝其短。

三、佛陀如何回應異道的「蒺蔾」

佛陀的教導,是否存有學法對象的差別性?為甚麼?

佛陀面對尼乾子外道的「蒺藜」,作出以下的回應: 

《雜阿含》915經:「佛告聚落主:「聚落主!譬如有三種田:有一種田沃壤肥澤,第二田中,第三田塉薄。云何聚落主!彼田主先於何田耕治下種?」
聚落主言:「瞿曇!於最沃壤肥澤者,先耕下種。」

佛告聚落主:「聚落主!復於何田次耕下種?」
聚落主言:「瞿曇!當於中田,次耕下種。」

佛告聚落主:「復於何田次耕下種?」
聚落主言:「當於最下塉薄之田,次耕下種。」

佛告聚落主:「何故如是?」
聚落主言:「不欲廢田,存種而已。」

佛告聚落主:「我亦如是,如彼沃壤肥澤田者,我諸比丘、比丘尼亦復如是,我常為彼演說正法:初、中、後善,善義、善味,純一滿淨,梵行清白,開示顯現。彼聞法已,依於我舍、我洲、我覆、我蔭、我趣,常以淨眼觀我而住。作如是念:佛所說法,我悉受持,令我長夜以義饒益,安隱樂住。

聚落主!如彼中田者,我弟子優婆塞、優婆夷,亦復如是。我亦為彼演說正法:初、中、後善,善義、善味,純一滿淨,梵行清白,開發顯示。彼聞法已,依於我舍、我洲、我覆、我蔭、我趣、常以淨眼觀察我住。作如是念:世尊說法,我悉受持,令我長夜以義饒益,安隱樂住。

聚落主!如彼田家最下田者,如是我為諸外道異學,尼揵子輩,亦為說法:初、中、後善,善義、善味、純一滿淨,梵行清白,開示顯現。然於彼等少聞法者,亦為其說;多聞法者,亦為其說。然其彼眾,於我善說法中得一句法,知其義者,亦復長夜以義饒益,安隱樂住。」

如此可見,雖然 佛陀普為大眾宣法,教法是「初、中、後善,善義、善味,純一滿淨,梵行清白」,但是 佛陀是依據不同的對象,採行有次第、差別的教導,這是 佛陀的教育作法。

平等無差的作法,為何不是佛陀的做法?因為諸法是緣生法,緣生法絕不是平等不二。平等無差的觀點及作法,是出自脫離緣生事實的妄見,既不可信,也無法運用在現實生活。

「平等、勝、劣」的見解,是出自無明、妄見,不是智慧。見大正藏《相應阿含》45經:

《相應阿含》45經:「愚癡無聞凡夫,無明觸故,起……我勝覺、我等覺、我卑覺……如是知、如是見覺,皆由六觸入故。多聞聖弟子,於此六觸入處,捨離無明而生明,不生……勝覺、等覺、卑覺……。」

平等無別的見解,是印度奧義書、耆那教,或是後世菩薩道的見解,乃至基督教等一神論的救贖理論,絕不是 釋迦佛陀的思想。
……………以下的章節省略

───以上節錄自《正法之光第51期》隨佛行道之部份內容-隨佛禪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