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49年/西元2017年

何謂成熟、有智慧的「比較」呢?

隨佛禪師

我們的社會有個很大的問題,就是習慣「比較」,什麼都可以拿來比,舉凡課業、家世、財富、地位,無一不比;然而「凡事比較」的人生畢竟太苦,某些教導因而主張「做人不要比較」。那麼究竟是「比」還是「不比」呢?

什麼都不比較,實際上是不可能。諸法因緣生,有比較是正常,不比較不可能。到水果攤買西瓜,總得先比一比,才能選出品質較好的西瓜;農夫採收時也要先評估,何者成熟已可摘,何者尚未成熟晚些時日再採。由於需求不同,必須按照因緣進行比較,才能找到符合的項目,不比較實屬空話。

要過正常的生活,許多事情就必須比較,不比較沒有正常生活,不必逃避、拒絕或是貶低比較,我們可以是有智慧的比較,那麼如何才稱是有智慧的比較呢?一是避開「不成熟」的比較;二是掌握「成熟比較」的原則。

不成熟的比較,是將比較的內容當作主體性或是全面性的優勝劣敗,那是一種偏見。舉例來說,A西瓜與B西瓜體積差不多,A西瓜重3公斤,B西瓜重2公斤,A西瓜可能比較多汁,然而重量比較重,是不是就一定比較好吃或營養呢?不一定。所有的比較只是某一個因緣下的比較,除了這個,其他方面不在比較範圍中,不能將比較的成果當作主體性或是全面性的優勝劣敗,所有的比較都是因緣性。離開我、我所的妄見,才能避開不成熟的比較。

如何是成熟、有智慧的比較呢?首要重點是「不要想和誰一樣好」。想和誰一樣好,或者想比誰更好,都是災難的想法。任何人的表現是那樣,就只是在「那個因緣」裏的表現,一個人站在某處,在那個時間、地點、位置,絕不能再容下另一個別人在那裏。緣生法就是如此,在那個因緣中,沒有人可以代替他,如果沒有把這個位置推開,你如何能和他一樣好?

「我要跟他一樣好」這種觀念,是陷入迷惑的妄見,絕對不可能實現,並且這種妄見,將會造成生命與生命之間的對立和破壞,只要想著要和某人一樣好,最終的結局,不是你嫉妒對方,就是你討厭對方,甚至破壞、排斥、傷害對方。當年提婆達多對待 佛陀即是如此。

我們可以這樣想:我們不需要比別人好,但我們有跟別人「不一樣的好」。我們永遠不可能做得跟別人一樣好,任何的好一定跟別人不一樣,所以重點不在於要跟別人一樣好。

如此,我們活著的重點就能放在:其一,好好欣賞世界上和我們「不一樣好」的人與事。你的內心既能不想跟別人一樣好,你就會開始懂得欣賞別人,並且了解別人的好與我們的好正好彼此互補──砌牆的不會做衣服,我住他蓋的房子,他穿我做的衣服。對於這樣的世界,你將會心懷感激、相互欣賞。其二,努力表現你的因緣優點。你的優點對其他生命而言都是彌補不足,你該盡在當前,好好發揮生命的光輝,努力於你的人生。

只要我們能夠如此,內心將會很溫暖,不會在比較當中受傷。有情傷的一顆心,不可能有溫暖,受傷的心只懂得「要」與索求,沒辦法給別人,和別人分享,與別人的關係只會是緊張,內心充滿創傷與失敗的情緒,只希望別人彌補他的不足,不會溫暖別人。

和別人在一起不是讓別人欣賞自己,一個溫暖別人的人不是讓大家都崇拜你,而是能夠欣賞每個人的好處,讓身邊的人覺得自己活得有意義、價值、活得好,他們的生命就能有力量。對生命最大的幫助是讓對方能夠幫助自己。最大的幫助是讓對方對自己有信心,不覺得自卑、退卻,勇敢的站起來,這就是慈悲的真諦。懂得欣賞別人的好,讓他發揮優點,避開他的缺點,幫助他度過困難,他就能幫助自己,不是給予他什麼。

不成熟的比較,最後造成的結局是,你會嫉妒幫助你最大、最想成為的那種人,除了矛盾與煩惱,沒有其他的好處;努力的做到跟別人不同的好,和別人建立互助、互補、互相欣賞的關係,這樣不是很好嗎?

※本文由書記組整理自2017年7月18日,隨佛禪師於龍山寺板橋文化廣場週二課程的部分開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