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0年/西元2018年

探視生命的勇者:法妙

探視生命的勇者:法妙

2017年3月18日,隨佛長老、道一尊尼及數位法友南下台中探視病重中的法妙。那是一場令人感動不已的聚會,聚會中充溢著師徒間懇摯的情義、法友間真誠的關切,以及法妙、法濤夫妻間鶼鰈情深、不離不棄的深情。

長老一行人抵達法妙家時,法濤和法妙已在家恭候。法濤明顯的清瘦憔悴,這陣子忙著照顧法妙,一定心力交瘁;法妙雖然病重,身子孱弱,但精神不錯,二個多小時中,法妙忍著身體的病痛,恭敬的聆聽長老的開示。

長老告訴法妙:雖然妳的健康狀況雖不太好,但在之前,妳的人生經驗裡卻經驗了:

(一) 先生一直不離不棄的守護,對女人來說,這是何等幸福的一件事。若非妳生病,先生是否真心,並不很清楚。
(二) 有太多太多關心妳的人,不只在台灣,在馬來西亞,在大陸,好多人都對妳抱以真誠的關心和祝福,這是用錢買不到的,很可貴!
(三) 對提升生命的內在而言,妳也在佛法中得到莫大的利益,過得很充實。
(四) 以現實生活而言,妳沒有經濟的壓力,日子過得安康。
(五) 妳的父母健在,未經歷父母遠離的痛苦。

唯一美中不足的,妳只面臨身子不好用。但這是每個人都必須面臨的一件事,唯時間不同。其他人面臨的夫妻不和,父母遠離的傷痛、經濟情況的窘迫……等問題,妳都不必面臨,這算是幸運呀!

長老接著懇摯的說:「師父今天來,不是要來安慰妳,只是提醒妳:相信自己生命的力量,就不會變得脆弱;只要念頭還清醒,生命的力量就強大。」

說到這裡,長老問法妙:「妳有什麼要問師父的嗎?」 

法妙堅強平靜的說:「我已經做好準備了,大概過不了多久了。在醫院裡,醫生下的藥很重,我不會痛,能睡覺,但相對的,我變得神智不清。後來是我自己要求出院,其一是不想讓自己不清不楚,因為在醫院是以痛換睡;其二是不想讓親人有太多的負擔;其三是我希望平靜的離開,現在的我對死亡沒有太多的恐懼。」
.
長老聽後回答:「多數人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是平靜的,除了極少數人之外。」長老又言:「如果身子太痛影響了情緒、思考,用適度的藥物幫助我們舒緩,這是必要。」接著長老鼓勵法妙:用各種方法爭取時間。但得先問自己:「多出的時間要用來做什麼?」若沒有意義和目的,就不必多此一舉;若有,就不遺餘力的爭取。好比女人生產,生產是很痛的,女人卻願意承受,因為其目的是為了生孩子。長老說:「若想多做些什麼事,再去承受痛,痛就不是一回事,因為重心是在妳想要做之事。但若沒有特定之目的,就照妳的選擇,多珍惜自然剩下的時間。千萬要記得:(一)好話趕快說,好事趕快做。(二)對哪些人覺得有遺憾或抱歉,應把握時間趕快道歉或致意。(三)多想想自己此生做過哪些功德。這樣你的內心將會平安。」

接著,長老特地為法妙講述因緣法,要法妙修習多修習。

在整個談話過程中,長老不忘關切法妙的身子狀況,長老懇摯的說:「你身上的痛,我感受的到!」也時時可見到法妙與法濤深情的對望。懂,真是世界上最溫情的語言!因為懂,長老和道一尊尼特地為法妙攜來了踏實的心安;因為懂,法濤與法妙在人生的風雨中深情的相依相伴、不離不棄;因為懂,法妙與法友間一個深深的擁抱,便勝卻千言萬語。懂,是生命中最美好的相通、最深刻的感動。

虔誠的祝福法妙身心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