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0年/西元2018年

固執、偏執的性格特質,及其形成的心理背景

隨佛禪師

人與人之間發生的某些事,就幸福而言,如同芝麻,不必太在意。太在意那些芝麻,導致忽略眼前甜美的西瓜,這樣的人很難幸福。意思是說如同「只有顯微鏡沒有正常眼鏡」的生活態度,沒事找自己碴的人,欠缺幸福的能力!

但是,有些問題大如天,不容你忽視。比如,先生好賭、酗酒,或者視朋友比家人重要,對外人慷慨大方,對家人不聞不問,但是你總是從道德的角度替他找藉口,解釋他的行為──就是熱心嘛!不知道他其實是個病人。

又或者,做妻子的人,小時候得不到父母的關注,特別渴望父母的疼愛和肯定,因此對娘家的事過度關心,為了娘家的大大小小事情可以整天團團轉,即使做先生的正在高燒生病,她也可以撇下,去忙娘家其實不算太急的事。從道德的眼光看,會認為是因為她很孝順;但從情感模式的面向看,就會發現她有心理疾病。父母疼別的兄弟姐妹,不疼她,造成她渴望獲得父母肯定的強烈焦慮與不安,為了得到父母的肯定和接納,她可以不計一切的犧牲付出,這是一種感情創傷下的不平衡反應。

這種情感創傷造成自我認同不平衡的人,會形成一種「固執」與「偏執」的性格。「執」就是「堅持」,很堅持自己的意見,其背後的原因,正在於堅持自己的情感需要。這種類型的人,對事情有不正常的焦慮與害怕──怕不夠好、不夠安全,凡事要求完美,因此對許多事情往往好還要更好。從道德層面看,他們是努力求進步,精益求精;實際上卻是一種病態,難以克制的焦慮情緒令他們不斷的要求,好還要再好,不知停止,使得周遭的人幾近崩潰,再也受不了!

固執與偏執的人,雖然都堅持情感需要和想法,但是兩者還是有差別的:固執的人,雖然很難溝通,但只要你所講的有事實的根據,他還是會願意接受,只不過接受得比較慢;偏執的人不聽別人的意見,他會針對別人所講的道理和事實一一反駁,拒絕接受所有的意見與事實,堅持自己的想法,與他們對話,就是你講你的、他講他的,雙方好像講得很激烈,卻是沒有溝通,形成典型的各說各話。

固執、偏執的人,兩者都有完美傾向的特質。固執的人,會要求自己,好還要更好,他們會先要求自己,自己先做好,再去要求別人;偏執的人,同樣的要求好還要更好,但他是要求別人,他們常講的話就是「你應該怎麼樣」,而對自己卻是要求不高。

固執和偏執的人對人不信任,看人總是先看缺點,不看優點,別人的缺點他用毛筆濃記,優點卻用鉛筆輕描。你對他好,他總是不信,他會小心謹慎的觀察你,評判你對他是不是真心,不斷索求,試探你的底線,看你能給多少,沒完沒了。直到有一天,你的表現令他稍有不滿,或者你忍無可忍,爆炸發火了,你就坐實了他的判斷——你果然有嫌疑、果然不值得信任。之前你對他99分的好,他完全沒放在心上,對他1分的不好,他卻牢牢記在心裡。理智上,他雖然知道你對他好,但是情感上,他只記得你對他不好、不滿的部分,並且就按情感上的不滿去回應你,不斷的挑剔你。

如果只是朋友關係,你可以看到固執、偏執的人禮貌、規矩、仔細、體貼的那一面;但是做他的親友,就會被過度的要求。跟這種人相處,自己本身必須擁有巨大的能量,否則長期挫敗、受傷之下,很可能也變成病人,你終於變成他,他複製一個跟他一樣的人,甚至複製給下一代,一代傳一代,後果非常可怕。

學習佛法對情感創傷造成自我認同不平衡的人,可以提供什麼樣的幫助?我們先回到《舍利弗阿毘曇論》苦諦的問題,《舍利弗阿毘曇論》錯誤的解讀五陰,學佛人誤以為五陰是苦,導致修行重視禪定,務求遠離身心的覺知,終極目標是遠離現實,修禪定的方法本身必定脫節現實。而這種錯誤的修行認知與方法,很容易吸引到身心失衡的人,身心健全的人是不能信這種論調,也因此佛教界一片死氣沉沉。要救佛教,勢必先要改變教義結構,重新教導世人 佛陀的正法。

原始佛法講緣起、四諦,因緣法,是了解問題如何發生;四聖諦,是了解問題之後引導怎麼務實解決。對苦諦的解讀一旦錯誤,緣起四諦與因緣法必定隨之偏差崩潰了。我們學習佛法是爲了改善生活,解決問題,而不是愛上所學的東西,發現以往所學的有問題,就要鼓起勇氣捨離。

正統佛法的苦諦是說五陰有苦,當對緣生的五陰有常樂我淨的貪愛,就會有苦。生活中,對好的人事物期待能夠保持美好的現狀,即是對常的貪愛,也是苦發生的原因。偏執的人內心往往有莫名需要好的焦慮,他們覺得好的就必須保持或是體現,對「非好不可」有著無法遏制的渴求與焦慮。針對這一點,佛法講的斷貪愛,對這類人士是能夠幫助的。

千萬不要小看「在平常生活裡,非按自己的意見行事不可」這件事,這種行為本身,自己也不能感到幸福;即使你是正常的,你必須有自知之明,這樣做沒有人會幸福,你當適可而止。不要因為自己情感的不健康,而讓身邊的人過得很痛苦。

我們一輩子生活在人群裡,沒有人可以獨自一個人生活,我們跟別人相處時,如果我們讓對方覺得跟我們在一起沒有勝任感、肯定感,時間久了,他肯定會遠離我們,因為他跟我們在一起,非常的鬱悶和痛苦。

反之,如果只是被動等待別人對我們好,在意誰對自己好、誰對自己不好,對我們好的不在意,對我們不好的卻牢記在心,時間久了,別人也會離開我們,因為任何人都不可能有太長久的善意,而你任性的將別人的善意提領光了。如果一直在找對我們好的人,不知不覺變成消費別人對我們的關懷、善意和耐性,若是不知底線的試探對方的真心,無非就是自身的心理障礙。不知道是自己消耗了別人的善意,造成別人的遠離,卻怪罪別人對自己不是真心。

情感創傷下的行為模式最大的問題就是,當事者一直覺得不快樂、不幸福,總覺得自己人生不夠好,事實上卻是他缺乏幸福的能力,看人、看事先看缺點,信任人的能力不健全。為自己小孩找對象時務必小心,不能只從道德的角度看事情,有時候得看到對方的心理層面。

面對情感創傷造成自我認同不平衡的人,我們不能有正常的期待和要求,不然,我們自己會很痛苦,最後被複製成跟對方一樣的病人。如果我們從造成這種情感特質的因緣理解對方,就能夠智慧的看待這些病人,我們不一定能幫得上忙,但至少能夠清楚是怎麼回事。他不是不對,他是有病,更重要的是,你自己不要跟著生病。

※本文由書記組整理自2017年3月5日,隨佛禪師於臺北禪院週日共修所作的部分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