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0年/西元2018年

《十二因緣的原說與奧義》新書發表會上的開示全文

隨佛禪師

正如主持人提到的:「有些人從年輕走到老,從黑髮走到白髮,從在家走到出家,從活著走到死亡…… 其實,我們一直都在尋覓一條能夠讓人生更好、內心更平安的道路。」有人說:「微笑是世界共同的語言」,但我不如是認為,因為有很多人笑不出來;我認為世界共同的語言是遠離痛苦,遠離痛苦就是每個生命最大的動力。佛法的核心與其出發點,就是為了遠離痛苦。 

佛陀做到「遠離痛苦」了嗎?你不知道!為什麼呢?因為你還沒有遠離痛苦。 佛陀的教法是不是真的能遠離痛苦呢?許多人是相信佛陀的教法能做到,但你不是真的知道。 

諸位朋友,我是個很實際的人,但是我也很感性。我的感性是基於我相信事實,我會把感情投入事實,而不會投入一個想法中去。這一點,許多人懷疑我,因為我不太像傳統的宗教徒。但事實上,可能我比許多傳統的宗教信仰者還更虔誠許多,因為許多人的宗教信仰是建立在感性的感覺上,所以很容易隨波漂流;但我宗教信仰的感情是放在事實上,所以堅如磐石。

佛陀正覺了嗎? 佛陀正覺了! 佛陀正覺的內容是什麼呢?就是十二因緣。有了十二因緣,才有了我們佛教;如果沒有十二因緣的正覺,世界是不會有佛教的。 

許多人以為 佛陀所正覺的內容,是無常、是苦、是空、是無我、是如夢幻、是真如本性……在這裡,我實際的告訴各位:不是!無常、苦、空、無我是十二因緣法的副產品、副知見, 佛陀正覺真正的核心是十二因緣的如實知見。有了十二因緣的如實知見,你才能真正的明白「無常」的真實義是什麼,明白「苦」的真諦是什麼,明白「空、無常、無我」到底在講些什麼。十二因緣的如實知見在告訴我們如何在生活中運作,如果少了它,就好像你有車子卻沒有汽油、有引擎卻沒有火星塞、有碗筷卻沒有飯,徒有架子,但卻不能操作,不能使用。

目前流傳的十二因緣是被竄改過的,它什麼時候被改呢?公元前262年,阿育王登位的第十年,阿育王組織了國家僧團竄改十二因緣法。這是天大的祕密,但它是個真相,是佛教界早已忘記的真相。自阿育王至今達兩千兩百多年,佛教忘記太久的真相。

孔雀王朝實際支持、信仰的宗教是耆那教。原因何在?自耆那教開教起,耆那教傳說啟教者是出身於剎帝利階級,依奧義書的教說修行成就,創建了耆那教,並自稱是 佛陀。

自此以後,耆那教有一說法,宿業決定的聖者,是「在家為轉輪王,出家為佛陀」。這是依耆那教的啟教者而建立的說法,剎帝利階級在家即可能成為國王,而耆那教的啟教者出身於剎帝利階級,卻未在家作國王,選擇捨俗修行,最後自稱已成為佛陀,創立了耆那教。

孔雀王朝的開國君王是旃陀羅笈多,晚年他依耆那教的說法,捨王位而出家於耆那教,並且依照耆那教的傳統,即解脫者是離欲、捨棄一切、自行餓死的傳統,在山洞修行禪定的自行餓死,遂成為受耆那教認可的解脫者。

孔雀王朝為開國君王旃陀羅笈多建了一座神廟,現在還在印度。這對孔雀王朝的統治基礎而言,他們擁有一個開國的聖君,因為他們開國的帝王是耆那教的解脫者,孔雀王朝是聖人開國的神聖王朝。因為這個緣故,使得孔雀王朝的子孫都是信仰耆那教,這是不可能改變的政治立場。

許多人可能不認識耆那教是什麼?耆那教就是 釋迦佛陀嚴斥的苦行外道、裸形外道。因為佛教的思想相對於耆那教是截然相反, 所以佛教一直是耆那教的主要競爭者。 

孔雀王朝一直信仰耆那教,直到阿育王時代,阿育王改變了壓迫佛教的政策,另外採行新政治政策的對付佛教。阿育王登位後,他面臨佛教愈來愈昌盛的現實,昌盛的佛教將成為耆那教的發展障礙,並且動搖了孔雀王朝的神聖統治基礎,佛教將會對王朝造成極大的挑戰。

因此,阿育王想了一個宗教政策,即是變造佛教,使佛教的教說近似耆那教,模糊佛教與耆那教之間的差異,降低佛教對耆那教的影響,藉此穩定孔雀王朝的神聖基礎。

阿育王變造佛教的方法是什麼?他派遣了許多原來是耆那教教徒的人,混入佛教僧團的假意出家。其中有個假意出家的人,他在佛教界很有名,名叫大天,讀佛教歷史的人大都知道這個人物。在古老的典籍中,有記載大天是外道出家,其實他就是耆那教徒。

為什麼大天會是外道出家?其實,早在阿育王父親的時代,大天應當已是外道附佛出家的政治工作者。當阿育王登位初年,在阿育王的命令下,大天提出歪曲佛法、毀謗阿羅漢證量的「大天五事」,大天隨之與正統佛教僧團形成激烈的對立。此時,阿育王是採取支持大天的立場,並迫害正統佛教的僧團長老。

大天的作法,阿育王迫害僧團長老的作為,形成印度宗教界的大風波。阿育王為了修補佛教與王朝的關係,在登位第二年假意的皈依佛教,但是承認在皈依佛教以後,有兩年期間是無心於佛教。

以上說的事件,皆經過多方史獻的比對根據,不是胡亂的編劇。大天出家的目的就是要貶謫佛教、詆毀佛教,所以當時造成了一些問題。 

阿育王登位的第四年,阿育王開始進行「控制、變造佛教」的新政策。首先,阿育王逼迫僅存的手足親弟帝須出家於佛教;其次,阿育王登位的第六年,阿育王再要求王子摩哂陀、王女僧伽密多也出家於佛教。當然,王族出家是出家於外道附佛的政治性佛教集團 。

阿育王藉由王族出家,逐步的組織起王族掌控的王家僧團,建立起聽命於孔雀王朝的御用僧團。由阿育王組織,王族親自掌控的御用僧團,是由目犍連子帝須掛帥的分別說部教團,另外直接聽命於阿育王的政治性佛教集團,是由大天領導的大天學團。

阿育王登位的第九年,阿育王命令分別說部教團處理僧爭,也就是「大天五事」的僧爭,作法是舉行新教法的編集,正式的變造佛教。

公元前263~262年,分別說部舉行變造佛法的自派結集,時間是阿育王登位第九年的雨安居6月15日(陰曆),直到阿育王登位第十年的3月15日(陰曆),歷時九個月的時間。

分別說部教團的作法,是將耆那教的教義揉雜於佛法,編造出名為《舍利弗阿毘曇》的論書。《舍利弗阿毘曇》是佛教史上的第一部論書,也是後世一切論書的思想總源頭,經由此論書,分別說部教團再依論的變造佛教原有的經說傳誦,正式建立起依據《舍利弗阿毘曇》為本;具有經、律、論三藏的變型佛教。

目前《舍利弗阿毘曇》是保存在漢譯大藏經,是在大正藏第28冊的525頁~720頁。這本論的內容是異常繁瑣,它的主要內容及目的,是變造了 釋迦佛陀教導的四聖諦、十二因緣的定義與內容,也改造了佛教的修證道品,舉凡八正道、七覺分、五根、五力、四神足、四念處、四正勤,皆進行了全面性的改造,使佛教變成佛教與耆那教混雜的變型佛教。

華人信仰的是大乘佛教,我們一直都對所謂的「小乘佛教」是心存芥蒂。因為我們信仰的 釋迦佛陀應當是慈悲,我們信仰的 釋迦佛陀應當是智慧,我們信仰的 釋迦佛陀應當是不捨眾生,我們信仰的 釋迦佛陀應當是積極勇健,我們信仰的 釋迦佛陀應當是不消極、不頹廢避世。

我們一直認為:印度有一個佛教派系是消極、頹廢、避世,並且缺乏精進力與慈悲,只顧自己不顧眾生。所以,我們把這個頹廢的派系稱為小乘佛教。

在這裡,我慎重的告訴諸位:大乘佛教認定的小乘,其實是阿育王變造出來的變型佛教。但是, 釋迦佛陀開啟的真實佛教,不是阿育王的變型佛教,更不是小乘佛教。此外, 釋迦佛陀開啟的真實佛教,也不是為了拒絕小乘,而再修改變型佛教的一些說法,使之更加合理而流傳的大乘佛教。

當然,真實佛教,更絕對不可能是自稱是白陽期佛教的一貫道。更有甚者,某些一貫道徒,為了達到附佛傳道的自派目的,取用個人探究原始佛法的部份成果,竊用原始佛教的名義,宣稱彌勒法門也是釋迦法門、原始佛教,拐彎抹角的宣傳一貫道。

「小乘」的佛教存、不存在?確實存在印度的歷史。它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生?阿育王登位的第十年開始建立,也就是公元前262年,這個變型的佛教即正式成立。它的目的何在呢?目的是混淆佛教的正統傳承,使佛教的教法和耆那教混雜不分,使得孔雀王朝的統治基礎可以更加堅固,這是政治性的佛教政策。所以, 釋迦佛陀的佛教淪為阿育王的政治犧牲品。

我們今天所請到的是佛陀的舍利,這份舍利為什麼會被我們請到呢?昨天有很精采的學術講座,有著名的考古學家也就是研究佛舍利的考古權威出席。我要告訴各位的是:阿育王登位的第四年,開始組織御用僧團;阿育王登位的第六年,派遣他們的王子、女兒、女婿、甥舅等進入了所謂外道出家的國家僧團,就在他登位的第六年,這個御用僧團成立;阿育王登位的第九年,開始進行變造佛教。

從阿育王登位的第九年6月15日滿月日,一直到第十年3月15日滿月日結束,歷時九個月,也就是阿育王登位的第十年變造佛教的工作完成,因此阿育王派遣御用僧團向全印度四面八方傳教 這就是大傳教時代的開始,這是阿育王登位的第十年到第十一年。當時正統佛教有兩派僧團,是經師的代表和律師的代表,他們共同起而反抗,但是沒有辦法抵擋國家的力量。

阿育王登位的第十一年,也就是公元前261年,阿育王取佛陀的舍利,將佛陀入滅火化後分供八國的舍利,取了七處。阿育王取佛陀的舍利目的何在呢?他把佛陀的舍利給了傳教團,讓他們往四面八方傳教,藉佛陀的舍利來確立大傳教運動的權威,用以改造佛教。這是個歷史秘密。 

這次迎奉大典,我們特地請來了德國著名的考古權威哈利•福克教授(Dr.Harry Falk)。這位考古學家,他不懂得佛教思想的經論史獻,他是從印度的古文物裡去考證,他覺得阿育王取佛舍利的時間應該是在阿育王登位的第十一年;而我不懂得考古,但我懂得經律論三藏史獻,我的發現和他一樣——阿育王取佛舍利是在他登位的第十一年。 佛陀的舍利被阿育王取走已經二千二百八十年。

今天,我將佛陀的教法十二因緣重新還原,並且將當年的佛舍利取得一份來到我們臺灣。當年阿育王拿走的,我今天再將祂拿回來;當年孔雀王朝的國家僧團改造了佛陀的教法,我也將它還原了。

以上跟大家介紹的是十二因緣變造的歷史背景。現在我要跟大家講述:「佛陀的正統十二因緣是什麼?」請在場的諸位仔細聽。這將是兩千多年來,人間第一次將 佛陀的十二因緣再次的說出來。

佛陀的十二因緣其實有兩大重心,這兩大重心是什麼呢?一是五陰身心如何產生?也就是眼前的生命是怎麼發生?二是五陰身心如何運作?也就是當前的身心是怎麼運作的?在這樣的運作當中,如何產生愚癡、產生煩惱、產生痛苦?

基於對這二點的了解,我們就會明白生死輪迴是如何進行,以及如何斷除煩惱、遠離痛苦、脫離輪迴。這就是十二因緣最主要的目的跟作用。

首先說明第一個。正統的十二因緣是怎麼介紹我們的身心如何產生呢? 佛陀在介紹我們身心的產生時,佛陀講五陰!而五陰用因緣法來講則有六組五陰。

這六組五陰怎麼講呢?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六境(色、聲、香、味、觸、法)為緣,則生六個覺知(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意覺),所以六根與六境為緣生六識。而根、境、識的因緣, 佛陀給了它一個代名詞,叫做「觸」。但是「觸」不是一種存在,它代表的是一種影響的狀態,亦即是根與境為緣生識的時候,形成的一種影響的狀態。在這種影響的狀態裡,沒有單獨的根,沒有單獨的境,沒有單獨的識。意思就是:沒有離開根、境的識,沒有離開根、識的境,沒有離開境、識的根。

因此在這個因緣中,我們不見根有我,所以眼、耳、鼻、舌、身、意不是我,它是緣生;色、聲、香、味、觸、法不是我,它是緣生;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不是我,它是緣生。為什麼是緣生?因為根、境為緣生識,它是一種因緣的狀態。 佛陀給了這個狀態一個新名詞叫做「觸」,佛陀就是在畫龍點睛的告訴弟子:「弟子,根、境為緣生識的狀況當中,沒有六根、六境、六識的『我』獨存,所以我們只能把這種因緣狀態叫做『觸』。」

在這種根、境為緣生識的因緣狀態下,我們有感情的活動,叫做受,有眼觸生受、耳觸生受……乃至意觸生受共六受;在這種根境為緣生識的因緣狀況下,我們有記憶和思考,有眼觸生想、耳觸生想……乃至意觸生想共六想;在這個根境為緣生識的因緣狀況下,我們有意志、決斷,有眼觸生行、耳觸生行……乃至意觸生行。

所以 佛陀分明是告訴我們:現實的六根與環境的六境為緣生起六個覺知,在這個因緣狀態底下,我們對視覺有感情的感受、對聽覺有感情的感受……乃至對意覺有感情的感受;對視覺有記憶和想法,對聽覺有記憶和想法,……乃至對意覺有記憶和想法;對視覺有打算怎麼做、如何回應以及如何決定,也就是你的意圖,你還沒訴諸行動,但你的意圖為何,這叫做行。所以對於視覺經驗的事,你有意圖怎麼回應怎麼做;對於聽覺經驗的事,你打算怎麼回應怎麼做……乃至對意覺經驗的事,你打算怎麼回應怎麼做。這形成了六組五陰。

人們是怎麼認識自己?也許有人說是神造的,或從什麼來……,不管從什麼而來,它都有一個第一因;或者是本來就有,這是本體論。但是佛陀的因緣觀則完全否定了第一因,十二因緣這麼講:你看你的現在,根、境為緣生識,根、境、識的因緣叫觸,緣觸有受、想、行,這就是五陰。當你這麼看,五陰就是緣生法,而它沒有一個開始,這就是對生命的認識,也就是因緣緣生的認識論。

但是,阿育王怎麼改造它?阿育王以一個佛弟子熟悉的用詞「識緣名色」,來竄改十二因緣的原意。

「識緣名色」指的是什麼呢?在《舍利弗阿毘曇論》這本論中講的是:五陰裏面,識是識陰,「名色」中的「色」是指色陰,「名」是指受陰、想陰、行陰。「識緣名色」是論義,是阿育王國家僧團所做的改造,指的是五陰由識陰生。如是, 佛陀所謂緣生的五陰論,就變成唯識的唯心論,五陰就變成是由識而生。

那這個「識」是怎麼來的呢?在公元前一千二百年印度的異學《奧義書》裏面,就說宇宙的一切,由梵由識而生,它是個本體論,耆那教就是延續了這種說法。佛陀對五陰身心的解說是因緣緣生論,但阿育王把它改成「識緣名色」,使因緣緣生的佛法變成本體論,變成跟一般的異道思想差不多。

……….未完,待續

本文由書記組整理自2018年4月8日隨佛禪師在國父紀念館於《迎奉 釋迦佛陀真身舍利大典》發表新書《十二因緣的原說與奧義》之開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