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0年/西元2018年

錫蘭十大長老入臺傳戒,原始佛教根本戒場的光明已初顯

錫蘭十大長老入臺傳戒,原始佛教根本戒場的光明已初顯

 

2018年3月2日,農曆正月十五元宵節,是原始佛教會的大日子。經過兩年多的籌畫和努力,中道僧團迎請斯里蘭卡佛教僧團前來傳戒,Amarapura Nikāya的大戒師、Siam Nikāya的長老帶領八位長老抵達寶島臺灣,兩大僧團系統同心協力建立原始佛教根本戒場於臺灣,並傳授比丘戒。

原始佛教根本戒場的位址、建設,隨佛長老、中道僧團與原始佛教會的護法是費盡苦心,在風雨和泥濘裏,大眾同心協力、不畏艱辛,終於在戒師到達臺灣的前一天,完成了戒場的基本建設。在朗朗晴空下,莊嚴的戒場隨順地貌的安立在向陽坡地,正門之上豎立刻著「正法律」的牌匾,顯示中道僧團振興 佛陀正法律的決心。

隨佛禪師為了續傳千年解脫僧團律戒法脈於臺灣,不畏千里遙遠的前往斯里蘭卡禮請大戒師前來傳戒,長老們為了傳揚僧團律戒,也不辭辛勞的度過萬里前來臺灣。除了大戒師與長老以外,其餘的八位長老是分別來自斯里蘭卡各地的長老,也有兩位是來自美國。傳戒期間,大戒師不顧腳部水腫,行走困難,堅毅、歡喜的完成傳戒的使命,真可謂:一心興聖教,不惜身與命。

正式傳比丘戒的前一日下午,錫蘭十位長老依照僧律,逐步的誦經淨化、確立戒場,確立此處為根本戒場。這是意味:未來,準備在原始佛教出家的人,是由這處戒場開始受戒、入僧、建僧團。戒律是穩固僧團的基石,建立戒場對原始佛教的發展是影響深遠!

傳戒當日的天氣晴朗,碧空萬里,空氣猶如灑淨後的清新。上午九時許,大戒師及眾長老抵達戒場,來自四面八方的法友約百餘人熱情地夾道迎接。長老們先作自恣布薩,而後一同步入戒場。這次有九位準備受戒的戒子,大多數年齡都在30歲左右,均受過良好的教育,其中有三位博士、兩位碩士,中道僧團的大家庭是愈來愈茁壯。

上午傳授沙彌戒,九位戒子身著無染衣,依序進入戒場。大戒師先為九人說三皈依,而後九人一同請授沙彌十戒,長老們一一將袈裟分別交付予九人,待出戒場換穿上袈裟後,再次回到戒場。然後,大戒師再為九人傳授沙彌十戒,每個人已然是莊嚴的出家沙彌!傳十戒的過程是簡單而不失莊重,在古老的巴利語誦經聲中,如同回到遙遠的古印度時代。兩千多年的律脈傳承,今天延續到九位新出家的沙彌身上,這不僅是一份榮耀,更是一份責任!

中午,九位沙彌第一次接受大眾供養,真實感受出家的體驗,感謝眾生的護持!

下午,大戒師與長老們接續傳授比丘戒,早上已出家的幾位沙彌繼續受比丘戒,作為原始佛教根本戒場的第一批比丘僧,意義非凡。眾人是一個接續一個的依序進入戒場、次第受比丘具足戒,個個是分別經過請戒、問衣缽、問遮難、授比丘戒等程序,最後終於成為 釋迦佛陀座下的比丘僧!

戒師們授比丘戒完成後,錫蘭長老向幾位新受戒比丘贈送佛書和袈裟,原始佛教會亦贈送長老們精美茶具留作紀念。隨後,大戒師召集圍繞在戒場外的護法大眾一起進入戒場,隨佛禪師代表原始佛教會感謝錫蘭十位長老不遠萬里來臺傳戒,協助佛教在華人地區的傳承。

當長老們談到僧團戒律傳承時,一位長老說:「過往,傳僧戒大多是各派傳個自的傳承,越傳是佛教越分裂。這次在原始佛教根本戒場的傳戒不同,十位長老皆是錫蘭僧人,而隨佛禪師是臺灣、華人。大戒師的僧臘已有70年,是出自緬甸律戒傳承的Amarapura Nikāya,二長老的僧臘已有46年,是出自泰國律戒傳承的Siam Nikāya,其餘的長老皆是二、三十年以上的戒臘。這次傳戒可說是南傳佛教之錫蘭、緬甸、泰國三大系的結合,傳僧律於臺灣的華人佛教。大家都是出家人,一位佛陀、一樣的佛法、同一僧團、統一的佛教。我們要越傳、越團結!」這正是中道僧團的信念,隨佛長老聽後,深以為然,隨即大聲回應:「Yes, I like your words!」

這次前來臺灣建立戒場、傳比丘戒的錫蘭兩大派的長老,精誠合作的推展尊貴的僧律傳承。中道僧團的僧律傳承是源自 釋迦佛陀的戒律傳承,也是僧團團結不分的傳承,不是只屬於某部派的傳承! 

至此,隨佛禪師不僅還原了原始佛法,更領導原始佛教中道僧團建立戒場、續傳千年解脫僧團僧律傳承,正法律重新現於人間!衷心祈願 正法律堅固久長、廣傳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