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3年/西元2021年

Ven. Baddanta Jāgrābhivamsa大長老追思會記述

Ven. Baddanta Jāgrābhivamsa大長老追思會記述

2020年11月22日下午2時起,隨佛長老帶領著中道僧團全體僧眾和百餘位在家弟子在北投內覺禪林為長老的剃度師父Ven. Baddanta Jāgrābhivamsa 大長老舉行誦經追思會,遠在台中、高雄及大陸各地的僧眾和法友也透過網路,一起誦經追思——我們的師公──隨佛長老的剃度恩師。

師公已於2020年11月15日凌晨1點55分於緬甸仰光 Nagahlinggu kalaywatawya Monastic Education Centra 僧院,化緣度盡、安祥圓寂,具足戒臘61夏,世壽81歲。

在隨佛長老的帶領下,所有僧眾與法友們一一虔敬的向大長老的遺像供燈、禮拜,並一起誦經、禮聖,追思大長老慈德,氣氛至為莊嚴肅穆。當天,遠在異地的僧團法師與九戒行者,採取即時連線的方式參與誦經追思。

隨佛長老在緬懷大長老時表示:Ven. Baddanta Jāgrābhivamsa 大長老歷任緬甸佛教僧伽會榮譽理事長、前秘書長,緬甸仰光 Nagahlinggu kalaywatawya Monastic Education Centra 僧院住持,在緬甸佛教界享有至高榮寵之地位,但大長老卻窮盡一生做著其他「大師」忽略的、不願做的事,他一直從事沙彌、比丘的教育,收容、照顧內戰造成的少數民族孤童,並將這些孤童以沙彌身份收容在寺院接受照顧與教育,成年後再自行選擇繼續出家或回俗。

寺院內至少收容六、七百名孤童,加上出家比丘,共一千餘人,真可謂食指浩繁。雖然如此,數十年來大長老是堅定不移的承擔起這份艱鉅的責任,一心為佛教栽培人才,也為社會維繫良善與光明的力量。大長老選擇的人生路,雖是辛勞,卻是美好、精采、無憾的道路。

道一師父表示:她於1998年出家於南傳教團,彼時在台灣的大乘佛教道場是四處碰壁、不被接納。1999年到緬甸森林禪修道場修學,那是第一次見到大長老,大長老很有威儀,很受尊重,但對待孩子很慈祥。大長老對道一師父非常照顧,讓道一師父有「回家」的親切感覺。此外,中道僧團的諦嚴師父、明證師父、度明師父、生諦師父、正啟師父、正律師父,也曾拜見過大長老,對這位慈藹的大長老亦有著美好又難忘的記憶,對於大長老一生照護孤童、培育僧人的善行是充滿仰敬。

隨佛長老說道:「恩師助成了隨佛此生重回 釋迦佛陀僧團的修行!憶想當年出家受戒之時,恩師囑付出家僧人有三事不可忘: 一、 剃度師、戒師不能忘;二、出家的地方不能忘;三、受戒的地方不能忘。如今二十七年過去了,隨佛從未忘記緬甸,更至心感謝恩師!」

接著,針對大長老一生堅苦卓絕的善行,隨佛長老有感而發的說:「人與人之間最大的差別,不是來自家世、財富、學歷、智商、能力……等外在的條件。

有一類人是重視舒適的感覺,這種應對環境的模式,只要眼前生活過得去,容易沉溺於舒適的感覺,不想改變已有的處境,也不會努力改變自己,或者改變很慢。反之,若是碰到令其不舒適的事,則習慣性地拒絕、逃避、遠離。如是,這般應對環境模式的人,是不容易有跨越的改變和成長。

另有一類人的生活模式,不在於追求舒適,重點放在能正面、有用、有效的解決生活的問題,這類人士會督促自己勇於面對問題,耐性的了解問題的原因,並付諸行動的解決問題。實際上,這類應對環境的模式,感覺是不可能舒適,也必須克制焦慮、厭煩、恐畏、疲憊的心緒,督促及勉強自己要面對困難,並不停的學習可以有效解決問題的方法。因此,這類應對環境模式的人,生命的韌性強,容易有跨越式的成長。

兩種不同的生活模式是無法論斷何對、何錯,只能說不同的選擇!應對環境的選擇不同,人生的遭遇與過程也必然不同。

前者是沉溺於舒適圈,當碰到困難、挫折,痛苦的頻率和幅度會很大;後者是實際解決困難,生活似乎較辛苦,但會建立起堅定的意志,具備自信的力量,當碰到困難、挫折,痛苦的頻率和幅度小,人生的路也會越走越平坦。對待生活的態度不同,人生也因而有所不同。在家或出家皆如是!君不見可以倚賴父母的孩子,往往脆弱、退縮及不務實,而無法倚賴父母的孩子,往往堅強、勇健且務實。

人生的路原即不好走,不要忘記師長的教誨,時時處處要珍惜、深耕善緣,讓自己和身邊的人可以往正面良善發展。」

隨佛長老至誠懇切的叮嚀,令在場的學眾感觸良深,且疑滯得解!

追思會的最後,隨佛長老帶領著大眾虔誠的禮敬 釋迦佛陀,禮敬大長老,並且迴向大長老:「自他俱得利,迎向無上道。」

會後,有居士表示:「雖然我們無緣面見大長老,但大長老卻收了一個好弟子,給了我們一個好師父。感恩!好感恩!」這位居士的話語可真是切中肯綮的道盡了大眾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