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3年/西元2021年

論格局

隨佛禪師

佛法強調「法眼」的重要,「眼」是指「怎麼看」!一個人怎麼看這個世界,會影響那個人怎麼抉擇、怎麼做。比如用餐的時候,桌上有盤菜已被夾光,剩下空盤子,任何人看到了,肯定不會再往空盤子裏夾菜,如果有人還是一直朝空盤子夾菜,我們就知道那人是個瞎子。這個例子是說明「眼」的重要,而「法眼」就是指對事情的如實知、如實見。

佛法重心的第一步便是強調「怎麼看」!師父常提醒大家:「所謂的修行,即是在『改變看待自己和看待其他生命的看法,以及改變對待自己和對待其他生命的態度與方式。』」便是指此而言。唯有改變看待自己和看待其他生命的看法,才能改變對待自己與對待其他生命的態度與方式。如果我們想從原本迷惑庸俗的人生走向正覺解脫的人生,需要改變的其實只是這些而已。正統的講法是修八正道,實際的重點是指這兩項。

如前所說「怎麼看事情」,不僅關係到一個人會怎麼選擇、怎麼做,同時也關係到一個人的「生命格局」。究竟該如何認識一個人的「生命格局」?

我們先從佛教圈談起,佛教徒不論是在家或出家,經常提到要「為法、為教、為眾生」。然而,真心而行的有幾人?又如政治圈的從政者,成天喊著「為人民、為國家、為民族」,但卻少見真心而為的人。他們當初所言未必是假,當身處現實社會的種種名位利害之中,少有人願意真心實現則是事實。為何如此?大家是否想過原因何在?不論是為法、為教、為眾生,或是為民、為國、為民族,都是屬於澎湃的格局及理想,為何難以真心做呢?問題便出在「看法」這一點上。

不論是「為民、為國、為民族」,或者是「為法、為教、為眾生」,對象都是龐大的集合體,涉及的是遼闊地域,這種利益世人的實踐工作,皆是百年大業或千年大事,絕非一時可及,也非一人做得來的事,需要成千上萬人集思廣益,並歷經十年、數十年或百年的努力乃能畢其功。

單就佛教而言,先談「為法」。相信佛弟子是希望佛法能夠長傳在人間,維持久長。是吧?那麼這項工作的時間長度,對個自佛弟子而言,一定是一生,且需要代代相承的努力不懈,這般才能傳承數十年、百年乃至千年。再說「為教」,我們需瞭解的是:佛教會隨著地區、時空的不同而發生階段的演變,原因是時代、社會、環境都會演變,佛教的承受與傳遞的主角是人,隨人而表現的佛教形式也必會隨之演變。為法或為教都是數十年、百年、千年的工作,無不需要萬人、百萬人的參與。

面對如此的百年大業,一個有責任和良知的出家人會怎麼想?一個出家修行的人,在他有生之年,受到許多護法居士的照顧和護持,他(她)在自身還活著時,可以關懷護法信眾,引導他們走向光明的正路。然而,出家人總有圓寂的一天,一旦圓寂後,自己已無法報答護法的護持恩德了。這些還活在人間的常隨護法們,日後的學法該何去何從?這些在護持自己的善信護法,最終還是要由其他的僧人負擔起教導、幫助的工作,為自己擔起報答護持的恩情。當看清這件事,有良知和責任感的出家人,他在做事情、做抉擇之際,必然不會只顧自己的名聲、利益和形象,他會明白僧團的可貴與必要性,也必會珍惜僧團。

因為具有正見、正志的出家人,必會明白完成住持佛法、利益世人的大業,需要仰賴眾人的力量。因此,出家人絕不能著眼個人的名位利益,不能有個人主義,終究僧團的力量遠大於優秀的個人。例如 釋迦佛陀說:「我在僧數!」

當一個人能夠如此看待世間,此人的「生命格局」必然能夠展現出卓然不同的面貌。

反之,如果藉由各種的形象、理由、手段,汲汲營營於個人的名位利益,不顧及他人或眾人的名聲與利益,這類人士是談不上甚麼的「生命格局」,最多也不過是「逐利之徒」而已。

在現實中,夸夸而談恢弘目標的人很多,然而真心實踐且努力落實的人,可謂之幾希!我們要懂得觀察,聽其言、觀其行。

人生在世不能單靠自己,想要經歷美好的或是光明的生活體驗,單憑自己是完成不了,唯有徹底覺悟到這一點,方能懂得耕耘群體的可貴。

耕耘群體的作法,並非耕耘一羣崇拜自己的人,而是耕耘一羣能夠互相重視彼此、重視社會群體的人。如果耕耘的群體是一羣崇拜自己的人,那羣人之所以崇拜我們,只是因為跟隨著我們可令他們獲利。當知,如此的群體也只是一羣不懂得珍惜他人的群體。不在乎他人的人,未來注定是要失敗。如果費心經營一羣崇拜自己,實際是趨向失敗、對社會無益的群體,最多只是自我感覺良好,而心血終將枉費。

再舉個例,有些人對別人總是習慣的完美要求、猜忌,卻過度的保護自己。他們與人相處,總會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現出來,因為害怕被別人否定。這樣的人如同月亮,月亮讓我們看到的那一面是亮的,看不到的那一面卻是暗的。這類的人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們看到的一切是他最好的狀況,但他沒讓人看到的一面,絕對不會比你看到的更好。

相較於過度自我保護的人,有些人如同太陽,為人率直、坦蕩,願意相信別人,對他人不易無謂的猜疑,對自己不會過度自我保護,不會完美要求自己,也不怕別人發現自己有何缺點、不足或過失,更不怕別人看他笑話。因此,我們看到此人的一面,往往是他最不好的地方,但我們沒有看到的他,往往比看到的還要更好。

這兩種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彷彿一個是太陽、一個是月亮。我們看人要懂得善加分辨!如果我們遇到月亮型的人,總覺得他看起來很好,但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呢?他的真實面絕對比我們看到的表現,只有更糟而不會更好。反之,如果我們遇到太陽型的人,我們不要覺得對方是這裡、那裡不好,總有一些缺點,但極可能是對方在我們未知的所在,往往比我們看到的表現還要更好。請試著想想,我們的人生經歷是否如此?

太陽型的人為人率直,他不怕我們不喜歡他,也不會亂猜疑我們,有什麼話他便直說,只不過良藥往往是苦口,忠言往往逆耳,讓我們聽起來不舒服。然而,除此之外,他對待我們卻是很好。世俗所謂的「直言不諱」,往往是在說這類人士的表現。

反之,那些整天渴望別人崇拜自己的人,是不是常常甜言蜜語、嫉賢妒才、自讚毀他?他讓別人看的、聽的部分都是好表現,但在可知、可聞以外,大多是不把別人當一回事。因此,我們要懂得判斷虛實,要懂得看明。

三十年前,約1989或1990年的時候,當時師父念茲在茲的事情是:復興 佛陀的佛法至少需要百年,興教最少需要費時百年的精力,只靠著自己一個人,只靠著幾十年的努力,是不可能將興教利世的責任扛起來。這件事至少需要歷經三代人、百年的努力才能做成。當時,自己想著:我能做什麼?答案是,我只能打基礎,我必須將興教的根本基礎做好。

奠定興隆佛教的基礎,是最難、最艱辛又最不討好的工作。因為這事需要先釐清現有佛教,再「還原真實佛法」,以及「建立僧團」,並且確立「奉持僧律」。在當前的時空環境下,釐清現有佛教、還原真實佛法、建立僧團、確立奉持僧律等四件事,任何一件事都阻礙重重、困難萬端,並且極不討好現實的佛教圈。若任何人想要做這四件事,勢必要耗費漫長的時間與精力,獨自忍受著孤獨清冷,並要承受來自於佛教界龐大的質疑和打擊。

雖然,當時師父已明白這些事,但我未曾退縮、遲疑。當時我想:若我要奠定興隆佛教的基礎,這些必是要做與面對的事,更是第一代傳法者必須扛在肩上的責任。雖然,我明白:未來興教之後,種種美好的、燦爛的輝煌成就,自己一定看不到,但我只能當個種樹的人。如同種下銀杏(俗稱公孫樹)的樹苗,當等到樹長大時,肯定是第三代人。如果現在我不做,那便沒有開始,也沒有百年之後的可貴成果。

任何宏大的事業,開始的第一代,免不了要付出與犧牲。請問:如果是你,你願意嗎?

請你們仔細想想:將部派佛教流傳的混雜教法予以釐清,獲得真實的佛法面貌,是不是要耗費巨大的心血、時間和精力?是不是得需具備相當的實力和能耐才做得來「還原真實佛法」的艱鉅工作?是不是要坐最少有三十年的冷板凳?是不是做成「還原真實佛法」後,也很難獲得佛教界的良好回應?

因為「釐清現有佛教、還原真實佛法、建立僧團、確立奉持僧律」的作為,既是重開正法的時代,也令現有不當失真的佛教各派為之減色,舊有的傳統佛教勢力難道不會全力攻擊,甚至詆毀你是「魔」嗎?費盡生命、精力和時間做這件事,不僅難有了解、掌聲與利益,等待你的只有責難,你受得了嗎?

不僅如此,你還得費心栽培後輩,建立起「遵循正法、奉持僧律的僧團」,而來自教界的要求與苦難,也必定落在你的身上,並且注定你無法看到未來的收成。此外,第二代、第三代的後進會不會成材也不知道。當百年之後,唯有正法復興、人才輩出了,後代的佛弟子才會憶念起第一代的付出與辛勞。反之,如果後輩不努力,第一代人的辛勞,說穿了也只是炭灰。

當你了解以上的種種艱難後,請問你要選擇興隆佛教的路?坦白說,很難!非常難!一般具有能力的人,大多是要追求一生的成就,不大願意做墊底、炭灰,極可能是忙著追求此生的名利了。但是,在三十年前,師父早已看透了,此事非做不可!我必須做這個墊底、炭灰的第一代人,不做不行。否則,興隆佛教的機會應當又要錯過很久的歲月了!我願意做那個墊底、炭灰的第一代,這是師父和絕大多數的出家法師在格局上有所不同的地方。

有時候有些人會提到:現在來的師父們不必那麼辛苦了!不像道一法師剛來時,禪林什麼都沒有,沒多少人護持,托缽也是托空缽,辛苦得不得了。現在來到師父身邊出家的這些人,相對之下似乎好過一些。如果要依照內心不平衡的說法,是不是內心有些不平衡?前人的內心要超不平衡,對吧?前代的人那般辛苦,後代的人那樣輕鬆,是不是讓人有點不平衡?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世間的正面發展,原就是後一代比前一代更好才是!若是後來的人比前面的人更辛苦,豈不表示前人的辛苦是毫無所成?唯有後人愈來愈好,這才表示前人沒有白白辛苦。

最該擔心的事,是後人過得比較輕鬆後,便開始墮落、放逸,逐漸只設想著自身的名聲、利益、地位,不在乎他人、佛教、社會,只在意自己的成敗、輸贏,只想著如何讓自己受到重視與崇拜。不知不覺之間,自己的格局全變了,再也沒有第一代人的超然格局。

當出家人汲汲營營於自身的利益時,再多的出家人也很難成為團結的僧團,如同再多分散的樹也不會成林。

如此,佛教將走上末途!

※本文由書記組整理自2021年5月2日,隨佛禪師於臺北中道禪院「週日共修」的部分開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