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0年/西元2018年

佛法問答

有位法友在禪修活動中,請問師父:家裏原是信仰一神教,自己曾向神禱告及承諾。現在有機緣學習佛法,不知要如何跟「神」交代?

師父回答:聽到這位法友的問題,師父覺得很寬慰,因為這正表示,這位法友是個重承諾的人,一個人能說話算話、重承諾,懂得恩情道義,就是好的修行人。

大家來道場持戒、禪修,無非就是要讓生命脫胎換骨。在此,我們的重點,不必放在是信奉基督教、天主教、回教,或是佛教,也不要太過執意是甚麼宗教的招牌。

佛陀說得好:「當作自洲而自依,當作法洲而法依,當作不異洲、不異依」。這是說「應以事實為信心的依歸,以親身實踐與驗證為信心的依據,除此以外,不要聽信無有事實與親身驗證作為根據的說法」, 佛陀對此的教導,就是「即身觀察」的「四念處集法與滅法」。我們只要確認甚麼法「契合當前的事實」,是真正「對當前人生有用」,能夠真實的「利己利人」,不管這條路被稱為「甚麼名稱」,鍥而不捨的走過去,這才是我們的重點。

多數人們的一生,都曾接觸過許多宗教,或曾參與及信仰宗教,不免曾經「承諾」。如果我們違反「承諾」,是否就會「遭殃」?如果這個世間有佛、有神,如果佛或神都是智慧、慈悲、正義,那麼對於任何走在正確道路上的人,祂們不只不會否定,還會肯定、關懷,或加庇、護持。因為「真正聖潔、智慧的生命」,祂們絕不會因為「不信祂」,而降災於我們。譬如佛教的態度,是人們不會因為「不信佛」而遭殃、墮地獄,但人們會因為信仰不真實,造作不義、不仁、不當的事,而自招痛苦與災難。

我們需要懷抱慈悲的心,不管對方信什麼宗教,我們都能將正確的法和他們分享,讓他們也有機會走在正確的道路上,這就是智慧與慈悲的修行。

(摘錄自第1期《正法之光》,第34頁)

禪坐如何才能靜下心來?

許多在十天禅修的人,他們都有一個經驗。同學們可能聽過禪修或者禪坐,想到禪修和禪坐就是坐在那裏,對吧?一禪修就得十天。同學們,讓你坐一個多小時,你就受不了,那些人得坐十天。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多小時是你的生命,這一個多小時就是我們的生命,可是我們卻是用這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不斷的抗拒發生在眼前的經驗。由於一開始我們即準備抗拒,所以我們是在折磨自己。

四天前我才剛從大陸回來,我在大陸舉行兩期的十天禪修,總共二十天,一期是在唐山,一期是在福建,連續二十天的禪修。這種心情,這種處境,可能也是你的經驗。那時候我告訴這些參加禪修的人,我說你為什麼聽到聲音就那麼焦躁?我告訴他,你一開始坐的時候已經搞不清楚狀況了。

第一,諸位同學們,這個世界是動態,還是靜態?你可以告訴我這個世界是動態還是靜態嗎?動態對吧!大家都知道是動態。動態的世界可不可能寂靜無聲?可不可能?不可能。許多人一開始靜坐,禪坐開始就有一個心態,是現在要禪坐,不想被吵。

要開始坐的時候心裏就有一個盼望,就是可以安靜,不要吵我!他這種期待跟實際的現實就已經脫節了,對不對?他一開始的心態已經跟實際的現實脫節,所以在後續的打坐裏,後續的禪坐裏,簡單來講,他是在跟現實對抗?還是因為自己跟現實衝突的期待,在讓他自己痛苦?同學們,你認為呢?越不想被吵,他就越覺得聲音討厭。對不對?可是,這是一個動態的世界,怎麼可能沒有聲音呢?他又希望不要被吵,所以一有聲音他就會覺得不滿他的意,一有聲音就不符合他的期待, 一有聲音他就覺得不舒服,他就會緊繃於去面對周圍世界的動態。對不對?

他想靜,他越靜不下來;他想入定,他越不能入定。原因何在?原因不是聲音讓他不能入定,是他的心態讓他不能入定。

本影片擷取自2014年6月3日隨佛長老,應邀參加逢甲大學「佛法對事業、家庭與社會的幫助」弘法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