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49年/西元2017年

復興原始佛教

隨佛禪師

「原始佛教」的復興,應當包含「經法」與「律戒」的相應、統一,才能真正回歸 佛陀之道,傳續 佛陀正法律。正統「僧團律戒」的傳承,在「第一次結集」以後,以優波離為師承的僧團,就承擔了此一重責大任。佛滅後百年,雖然優波離系的毘舍離僧團(後來的大眾部)有所違律,但經由阿難系僧團的主導,優波離系優禪尼僧團(分別說者)的輔助,共同舉行了「第二次結集」,使佛教僧團的經法及律戒,復歸於清淨、統一。佛滅後116年,僧團分裂以後,優波離系的大眾部僧團、分別說部僧團,雖然改變了傳統的經說、法教,並使佛教教說日益的變質與紛亂,但優波離系分別說部僧團,仍然努力傳襲傳統僧團的「律戒」,使無違失。南傳銅鍱部佛教的僧律傳承,承自優波離系分別說部僧團,遠從阿育王時代起,歷經二千二百餘年的興革起伏、順逆交替,依然承續不斷的住持「正統僧伽律戒」,為世間維續了「世尊僧團的傳承」,可謂「居功厥偉」。

正統「經說禪法」的傳承,在「第一次結集」以後,以阿難為師承的僧團,即承擔此一大任。佛滅後百年,經由阿難系僧團的主導,導正了優波離系毘舍離僧團的違律過失,並號召舉行「第二次結集」,維續了僧團的和合一味,使佛教傳承的經法及律戒,復歸於統一。然而,在佛滅後116年,優波離系僧團改變傳統經說法教,並為阿育王支持時,阿難系僧團雖起而反對,但礙於時勢而無力挽回。此後,阿難系僧團無畏於世局,堅定的維持 佛陀的經說,歷時百餘年。佛滅後約250年,阿難系迦旃延尼子引用優波離系的論說部義,改變傳統「經說禪法」的傳承,使阿難系僧團分裂、變質。佛滅後250年以後,阿難系當中堅持傳統「經說禪法」的餘眾──雪山部,亦日漸衰微隱沒,公元一世紀前後沉寂於世。公元後五世紀,阿難系中改變經法的迦旃延尼子學眾──說一切有部,被白匈奴破滅於印度,法脈斷絕。

若要復興正統「經說禪法」的傳承,必須從阿難系漢譯《雜阿含》與優波離系巴利《相應部》,當中的『因緣相應』、『聖諦相應』、『食相應』、『界相應』、『陰(蘊)相應』、『六處相應』與『道品誦(『大聖道篇』四念處等道品)』,如是七事相應教的古老共說中,才能還原 釋迦佛陀親說的經法、禪法、道次第,重新導正已偏離二千二百餘年的教說。如回歸正統「僧團律戒」的傳承,則必需依循南傳銅鍱部的僧律傳授,才能建立如律的僧團。因此,復興「原始佛教」的正確方法,必是經由漢譯《雜阿含》與巴利《相應部》當中原始經法的共說,還有南傳銅鍱部的僧律傳授,兩者相應、並行一致,才能真正傳續 佛陀正法律,住持正法於現世及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