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觉后2448年/西元2016年
台湾美国马来西亚新加坡
 

原始佛教确证显现在华人世界 

随佛比丘 Bhikkhu Vūpasama 着

“原始佛教”是近代佛教学界知识菁英关注的重要焦点,因为“原始佛教”内涵得到了确证与显现,可以对 释迦佛陀的思想内涵有更为清晰、确当及完整的认识。这对学习佛法的佛弟子而言,是打开通向正觉、解脱证菩提的大道;对整体佛教的长期利益来说,是为目前出自部派佛教以来的佛教传承,注入一股清澈洁净的活水源,不仅有助于佛教传承的自我修正,更为人间佛教的利世大用,开拓出更直接、精确及长远的道路。

面对“原始佛教”的显现,不应采取狭碍的宗派利益立场,横加排斥、贬抑,这是对 佛陀的不敬,应当要以全体佛教的利益、社会的利益、国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广大世间的利益,看待“原始佛教”之确证、显现的作用及价值。

  佛陀的思想与教导,不是崇拜圣灵、祈福祝祷的神秘宗教,也不是形上学说、玄虚哲理、空谈理想的精神寄托,而是契合事实的明见,符合现实的生活实践,导正脱节现实人生的身心偏差,开展务实、实益、群我共利的正道。这样的思想与教导,正是实际有益于个人、家庭、社会、国家、民族及广大世间的佛法,这也正是相应佛陀原说的原始佛教。因此,原始佛教实际不是神秘信仰,也不是宗教,更不是玄虚学说。原始佛教是身心正觉的智见,是契合实际现实的生活态度与勤奋作为,是重在群我和谐、共荣的生命表现,并且是在生活日用、处事待人当中,充份的展现及落实,而利益则验证在现前、现实的生活。所以, 佛陀才说他的教导是“灭苦”与“自利利他”的真实之道。

然而,这绝不是说倾向神秘、信仰、宗教性质的各种佛教学派,无益于社会。从现实面来说,社会、国家的需要,一方面需要稳定、和谐,二方面需要强盛、繁容。倾向神秘、信仰、宗教性质的各种佛教学派,经由道德教育与抚慰人心的宗教信仰,可以减轻稳定社会的成本,当然具有重要的价值与贡献。但是社会、国家的繁容、强盛,需要在现实世界面对全世界各国家、各民族的实力发展,这不是宗教信仰、玄虚哲理可以帮助的事。社会、国家的繁容、强盛,必需人民能够具有洞见事实的智慧,契合实际现实的生活态度与勤奋作为,致力社会和谐、共荣的表现,并且充份的展现及落实在生活当中,这才有坚实的实力,能在世界的舞台上扬眉吐气。原始佛教的特质,不仅可以息苦,平稳社会人心,更有助于社会、国家的繁容、强盛。

基于目前佛教典籍的传诵现况,华文的传诵内容是最为完备,不仅有南传分别说系铜鍱部的三藏传诵,更有包含印度部派佛教各大部派的三藏典籍传诵,还有部派佛教以后的“(大乘)菩萨道”三藏传诵,这是世界各国、各民族所没有的优势。这个优势让使用华文的华人,能够运用华文的佛教传诵资料,比其他国家及民族,更能广博与精确的探究、了解、确证“释迦佛陀的原说、思想”与“佛教传承、发展的实况”。

因此,近代佛教学界知识菁英关注的“佛陀原说──原始佛教”,不仅是由华人予以确证及显现,而文化深厚、人口众多、勤奋认真、喜好和平、虔敬佛法的华人,更是开展、传承、维护“佛陀原说──原始佛教”的最坚定基础。华人世界将是“佛陀原说──原始佛教”的今天与明天,而“佛陀原说──原始佛教”带来的个人利益,家庭、社会、国家、民族的利益,也一定会充份的落实在华人世界,融入华人的血脉、骨髓。“佛陀原说”的重现,是重现在华人的世界,这是华人的成就与荣耀,而利益必会润泽世界各地的华人,也将分享利益予全世界。

个人有幸生在此一时代,能够承载先贤、前辈的努力及恩泽,更有幸生为华人,才能够学习、运用华文的佛教传诵,精确的探究、了解、确证“释迦佛陀的原说、思想”,获致佛法的大利,并报答、回馈整个华人世界,荣耀 佛陀的光明。

  至心祝福 佛陀原说显现、利泽华人世界

       华人世界昌盛、繁荣、传续绵长

       佛教光辉于世间,传承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