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49年/西元2017年

無謂的毀謗

「社團法人中華原始佛教會」或其他各地的原始佛教會,都是由「中道僧團」創辦與推 動。「中道僧團」是「不受食魚、肉」與「不受取、不積蓄、不使用金錢」,只依照僧律接受 現前必要的「實物」布施。各地的「原始 佛教會」是有接受十方法友的捐助與支 持,並且是採取公款公用的運用方式,助 成利益社會的宣法及公用。

任何人布施予「原始佛教會」的善 款,無有一錢被運用在「僧團的私用」, 公用善款與供僧必是分開無關,這是「社 團法人中華原始佛教會」的會眾都清楚的 事項。(請參見原始佛教電子報第 78 期 的說明)

某些佛教學人的心態與習慣,很可能是已經長期習慣於「捐於道場善款即等同僧人的使 用款項」的作為。當這種佛教學人見到「中道僧團」宣稱「不受取、不積蓄、不使用金錢」, 又同時見到由「中道僧團」創辦的「原始佛教會」有接受十方法友的捐助,極容易誤會他人 等同自己是「捐於道場善款即等同僧人的使用款項」。若真是如此,此等學人見到「中道僧團」 宣稱「不受取、不積蓄、不使用金錢」,不免誤會「中道僧團」是公然否認「原始佛教會」有 接受十方捐助的行為,而為此認知錯置與莫名的「氣憤難平」、「心不服氣」,或是認為別人是 「不要臉」。

這些出自個人慣性認知、作為之投射下的誤解及毀謗,實際都是無謂的煩惱與是非。我們願意相信學佛人都很認真修行,但是凡夫起修的現實,不免無法一步即入真實法,加上佛 教界的現實生態,也難以免除世俗煩惱的影響。在此之下,認真學佛的學人很難真的相信有 「不受取、不積蓄、不使用金錢」的修行人。我們認為「無法相信別人的正念與正行」是個 人修行的困難,而不是修行的罪過,「中道僧團」及「原始佛教會」願意關心這些學人的困難, 我們不願貶責他們的「過失」。

又有某些居家信士基於自身的信仰及認知水平,內心可能是相當不滿意「原始佛教會」 的宣教作為,因而假藉某些「有修行困難之出家法師」的誤解言論,曲解的作出毀謗、傷害「原始佛教會」的作為。strong><我們認為這種居家信士是「裝無辜」,實際是藉著「操弄出家人士的 不當言語」,又要閃躲「出自本身言論」的法律責任,大膽妄為的作出「破壞出家僧團和合」 的挑釁行為,又企圖將毀謗的責任與不良印象推給出家僧人。這些人自認為本身是「善於游 走法律邊緣」,但是在法律上還是「事證確鑿」。

此等人士既要毀謗他人,又操弄出家人的言論,藉用「挑撥離間」的手段,達到自己毀 謗、破壞其它善行人士的目的,行為是極為不當……

面對這些欠缺真相、智慧與素養的言行,任何具備清楚辨知能力與現代公民教養的人士, 應當都是無法予以認同與接受。

在此,「原始佛教會」慎重的聲明:

「原始佛教會」的教說根據與說法,確有不同於其他佛教學派的地方,但都是有經、律 及信史的根據,絕不出自「自說自話」;任何不滿本會教說之其他佛教學派的學人,事事依自 身的認知與信仰範圍為無上標準,我們都給予尊重。但是「原始佛教會」對於「不尊重他人 意見」、「操弄他人言論」、「挑撥離間」及「破和合眾」的種種毀謗、破壞行為,是不表認同, 更引以為做人的羞恥。

雖然誠心、善意的勸勉對某些人是無助於事,但是「原始佛教會」依然願意相信這些人 士有「能夠加以改善的地方」,願意祝福他們能夠智慧增長、道德增上與改善種種失德的不當 言行。

然而,在佛法與法律的基礎上,「原始佛教會」絕不認同這些脫序與失德的言行,凡是對 「原始佛教會」的毀謗即是對會眾與支持者的毀謗。本會基於與人為善的美德,暫時保留對 這些言行不當人士的法律追訴權,更請十方長老、法師、大德、社會賢達及法友們,存異求 同的彼此尊重,共同為人、為教的團結合作、利世利教!

社團法人中華原始佛教會 會長 明至 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