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49年/西元2017年

3-2-5. 先斷無明得慧解脫,後斷貪欲得解脫

3-2-5. 先斷無明得慧解脫,後斷貪欲得解脫

首先針對「如實觀察五陰如何生起(如理作意)」,得正覺「十二因緣的生法(集法)」、斷無明,接著再次第的修習,得明見「四聖諦」,成就「四聖諦第一轉、四行」的正覺,具足「慧根」,成就「慧解脫」。接著,依「四聖諦」的如實智見為前導,引攝「出世間八正道」的修行,修學離貪、斷愛、出世間的正見、正志……正定,次第而起。正定起已,「出世間八正道」的修行滿足,已經離貪、斷愛成就「心解脫」,具足解脫知見,得身作證:「我生已盡,自知不受後有」。見《相應阿含》710,2,5經;《相應部》〈蘊相應〉52經:

《相應阿含》710經: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聖弟子清淨信心,專精聽法者,能斷五法,修習七法,令其滿足。何等為五?謂貪欲蓋、瞋恚、睡眠、掉悔、疑,此蓋則斷。何等七法?謂念覺支,擇法、精進、猗、喜、定、捨覺支,此七法修習滿足。[淨信者謂心解脫,智者謂慧解脫1]。貪欲染心者,不得、不樂;無明染心者,慧不清淨。是故比丘離貪欲者,心解脫;離無明者,慧解脫。若彼比丘離貪欲,心解脫,得身作證;離無明,慧解脫。是名比丘斷愛縛、結,慢無間等,究竟苦邊。」

《相應阿含》2經: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於色當正思惟,觀色無常如實知。所以者何?比丘於色正思惟,觀色無常如實知者,於色欲貪斷,欲貪斷者說心解脫。如是受……。想……。行……。識,當正思惟,觀識無常如實知。所以者何?於識正思惟,觀識無常者,則於識欲貪斷,欲貪斷者說心解脫。如是心解脫者,若欲自證,則能自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相應部》22.52經:

一~二 [爾時,世尊]在舍衛城…乃至…

三 「諸比丘!對色如理作意,且如實以觀色之無常性!諸比丘!比丘若對色如理作意,如實以觀色之無常性者,則厭患於色。喜盡故貪盡,貪盡故喜盡。喜貪盡故,名為心解脫、善解脫

四 諸比丘!對受如理作意,且如實以觀受之無常性!諸比丘!比丘若對受如理作意,如實以觀受之無常性者,則厭患於受。喜盡故貪盡,貪盡故喜盡。喜貪盡故,名為心解脫、善解脫。

五 諸比丘!對想……

六 諸比丘!對行如理作意,且如實以觀行之無常性!諸比丘!比丘若對行如理作意,如實以觀行之無常性者,則厭患於行。喜盡故貪盡,貪盡故喜盡。喜貪盡故,名為心解脫、善解脫。

七 諸比丘!對識如理作意,且如實以觀識之無常性!諸比丘!比丘若對識如理作意,如實以觀識之無常性者,則厭患於識。喜盡故貪盡,貪盡故喜盡。喜貪盡故,名為心解脫、善解脫。」

《相應阿含》5經: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於色不知,不明、不離欲貪,心不解脫,心不解脫者,則不能斷苦。如是受、想、行、識,不知、不明、不離欲貪,心不解脫者,則不能斷苦。於色若知、若明、若離欲貪,心得解脫者,則能斷苦。如是受、想、行、識,若知、若明、若離欲貪,心得解脫者,則能斷苦。」

釋迦佛陀成就「四聖諦三轉、十二行」,完成了正覺、離貪、解脫的修證,自證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當時 佛陀除了宣稱「已經成就無上正等覺之現等覺」,也宣稱已成就「心解脫」,自作證:「此為我最後之生,……再不受後有。」見銅鍱部傳誦的《相應部》〈聖諦相應〉11經、〈蘊相應〉59經、〈六處相應〉13經、〈念相應〉11經:

《相應部》56.11經:

一 如是我聞。一時,世尊住波羅捺國仙人墮處鹿野園。

二 於此處,世尊言五比丘曰:「諸比丘!出家者不可親近於二邊。以何為二邊耶?

三 (一)於諸欲以愛欲貪著為事者,乃下劣、卑賤、凡夫之所行、非聖賢,乃無義相應。(二)以自之煩苦為事者,為苦,非聖賢,乃無義相應。諸比丘!如來捨此二邊,以中道現等覺。此為資於眼生、智生、寂靜、證智、等覺、涅槃。

四 諸比丘!云何乃能如來於中道現等覺,資於眼生、智生、寂靜、證智、等覺、涅槃耶?乃八支聖道是。謂: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是。諸比丘!此乃如來所現等覺之中道,此乃資於眼生、智生、寂靜、證智、等覺、涅槃。

五 諸比丘!苦聖諦者,即是此,謂: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愁悲憂惱苦、遇怨憎者苦、與所愛者別離苦、所求不得苦,略說為五取蘊苦。

六 諸比丘!苦集諦者,即是此,謂:後有起、喜貪俱行、隨處歡喜之渴愛,謂:欲愛、有愛、無有愛是。

七 諸比丘!苦滅聖諦者,即是此,謂:於此渴愛無餘、離滅、棄捨、定棄、解脫而無執著。

八 諸比丘!順苦滅道聖諦者,即是此,所謂八支聖道是。謂: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是。

九 諸比丘!苦聖諦者,即是此,於先前未聞之法,我眼生、智生、慧生、明生、光明生。諸比丘!應對此苦聖諦徧知…乃至…已徧知,於先前未聞之法,我眼生,智生、慧生、明生、光明生。

一0 諸比丘!苦集聖諦者,即是此,於先前未聞之法,我眼生、智生、慧生、明生、光明生。諸比丘!對此苦集聖諦應斷…乃至…已斷,於先前未聞之法,我眼生、智生、慧生、明生、光明生。

一一 諸比丘!苦滅聖諦者,即是此,於先前未聞之法,我眼生、智生、慧生、明生、光明生。諸比丘!對此苦滅聖諦應現證…乃至…已現證,於先前未聞之法,我眼生、智生、慧生、明生、光明生。

一二 諸比丘!順苦滅道聖諦者,即是此,於先前未聞之法,我眼生、智生、慧生、明生、光明生。諸比丘!對此順苦滅道聖諦應修習…乃至…已修習,於先前未聞之法我眼生、智生、慧生、明生、光明生。

一三 諸比丘!我於四聖諦以如是三轉十二行相之如實智見尚未達悉皆清淨時,諸比丘!我於天、魔、梵世、沙門、婆羅門、人、天眾生中,不被稱之為無上正等覺之現等覺。

一四 諸比丘!然而我於此四聖諦,如是三轉十二行相之如實智見已達悉皆清淨故,諸比丘!我於天、魔、梵世、沙門、婆羅門、人、天眾生中,稱之為無上正等覺之現等覺。又,我智生與見,我心解脫不動,此為我最後之生,再不受後有

一五 世尊如是說示已,五比丘歡喜、信受於世尊之所說。又說示此教時,具壽憍陳如生遠塵離垢之法眼:「有集法者,悉皆有此滅法。」

一六 世尊轉如是法輪時,地居之諸天發聲言曰:「世尊如是於波羅捺國仙人墮處鹿野苑,轉無上之法輪,沙門、婆羅門、天、魔、梵或世間之任何者,皆不能覆。」

一七 聞得地居諸天之聲之四大天王諸天,發聲言曰:「世尊如是於波羅捺國仙人墮處鹿野苑,轉無上之法輪,沙門、婆羅門、天、魔、梵、或世間之任何者,皆不能覆。」

一八 聞得四大天王諸天聲之忉利諸天……焰摩諸天……兜率諸天……化樂諸天……他化自在諸天……梵身諸天發聲言曰:「世尊如是於波羅捺國仙人墮處鹿野苑,轉無上之法輪,沙門、婆羅門、天、魔、梵、或世間任何者,皆不能覆。」

一九 如是於其剎那,其頃刻,其須央之間,乃至止於梵世之聲已達。又,此十千世界涌震動,示現於無量廣大光明之世間,超越諸天之天威力。

二0 時,世尊稱讚而曰:「憍陳如悟矣,憍陳如悟矣!」自此即名具壽憍陳如,稱為阿若憍陳如。

《相應部》22.59經:

一 波羅捺國,鹿野苑之因緣。

二~三 於此,世尊告而比丘曰:…乃至…如是說曰:「諸比丘!色是無我。諸比丘!若此色有我者,此色則無致病,於色則得謂:「我用此色,不用彼色。」

四 諸比丘!然而,色無我故,色乃致病,於色不得謂:「我用此色,不用彼色。」

五 受是無我。諸比丘!若此受是有我者,此受則無致病,於此受乃得謂:「我用此受,不用彼受。」

六 諸比丘!然而,受是無我故,受乃致病,於受不得謂:「我用此受,不用彼受。」

七 想是無我……

八 行是無我。諸比丘!若此行是有我者,則此行無致病,於此行則得謂:「我用此行,不用彼行。」

九 諸比丘!然而,行是無我故,行乃致病,則於行不得謂:「我用此行,不用彼行。」

一0 識是無我。諸比丘!若此識是有我者,則此識無致病,於此識則得謂:「我 用此識,不用彼識。」

一一 諸比丘!然而,識是無我故,識乃致病,則於識不得謂:「我用此識,不用彼識。」

一二 諸比丘!汝等於意云何?色是常耶、無常耶?」「大德!是無常!」「無常者,是苦耶?是樂耶?」「大德!是苦。」「以觀見無常、苦而變易之法,得為「此是我所,此是我,此是我體」耶?」「大德!不也。」

一三~一五 受……想……行……

一六 「識是常住耶、無常耶?」「大德!是無常。」「無常者,是苦耶?是樂耶?」「大德!是苦。」「觀見無常、苦而變易之法者,得為「此是我所,此是我,此是我體」耶?」「大德!不也。」

一七 「諸比丘!是故,所有色之過去、未來、現在、內、外、粗、細、劣、勝、遠、近,應如是以正慧作如實觀,此非我所,此非我,此非我體。

一八 所有受之……

一九 想之……

二0 行之……

二一 識之過去、未來、現在、內、外、粗、細、劣、勝、遠、近,應如是以正慧,作如實觀:此非我所,此非我、此非我體。

二二 諸比丘!多聞之聖弟子,作如是觀者,則厭患色,厭患受……想……行……識,厭患者則離貪,離貪者則解脫,解脫者則生已解脫智,知: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

二三 世尊如是說已,五群比丘信受歡喜世尊之所說。又說此教時,五比丘無取著,而盡諸漏令心解脫

《相應部》35.13經:

一 舍衛城。

二 「諸比丘!余正覺以前,為未成正覺之菩薩[時],生如是念:「以何為眼之甘味?以何為患難?以何為出離?何為耳之……何為鼻之……何為舌之……何為身之……何為意之甘味?何為患難?何為出離?」

三~七 諸比丘!余生如是念:「凡緣眼所起之安樂喜悅,是眼之甘味。凡眼之無常、苦、變壞之法,此為眼之患難。凡對眼制止欲貪、捨去欲貪,此為眼之出離。凡耳……凡鼻……凡舌……凡身……

八 凡緣意所起之安樂喜悅,此為意之甘味。凡意之無常、苦、變壞之法,此為意之患難。凡對意制止欲貪,捨去欲貪,此為意之出離。」

九 諸比丘!余不如實知如是此等內六處之甘味為甘味,患難為患難,出離為出離時,諸比丘!其間,余於含括天、魔、梵世界,於含括沙門、婆羅門、天人,不曾宣示無上正等覺。

一0 諸比丘!余因如實知如是此等內六處之甘味為甘味,患難為患難,出離為出離,諸比丘!依此,余於含括天、魔、梵世界,於含括沙門、婆羅門、天人,則宣示無上正等覺

一一 而於余起智與見:「確實余心解脫,此為余最後之生,而無再生也。」

《相應部》47.11經:

一 舍衛城因緣

二 時,具壽舍利弗來詣世尊住處。詣已,禮敬世尊,坐於一面。坐於一面之具壽舍利弗,白世尊曰:

三 「大德!所云大丈夫,大丈夫者。大德!云何為大丈夫耶?」「舍利弗!心解脫故,我稱之為大丈夫;心未解脫者,則不稱為大丈夫。舍利弗!何為心解脫耶?

四 舍利弗!於此有比丘,於身觀身,熱誠、正知、正念,調伏世間之貪憂而住。彼於身觀身而住,心無所取,而由諸漏離貪解脫。於受……於心……於法觀法,熱誠、正知、正念,調伏世間之貪憂而住。彼於法觀法而住,心無所取,而由諸漏離貪解脫

五 舍利弗!如是而心解脫。舍利弗!心解脫故,我說為大丈夫;心未解脫者,我不說謂為大丈夫。」

斷貪欲者,得「心」解脫的傳誦,是出自分別說部《舍利弗阿毘曇論》的論義揉雜。生死束縛的說明,在古老經說是傳誦「愛集則食集,食集則未來生老病死集;愛滅則食滅,食滅則未來生老病死滅」。見《相應阿含》371經:

《相應阿含》371經: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食,資益眾生,令得住世,攝受長養。何等為四?謂一、麤摶食、二、細觸食,三、意思食,四、識食。此四食,何因,何集,何生,何轉?謂此諸食,愛因、愛集、愛生、愛轉。此愛何因,何集,何生,何轉?謂愛受因、受集、受生、受轉。此受何因、何集、何生、何轉?謂受觸因、觸集、觸生、觸轉。此觸何因、何集、何生、何轉?謂觸六入處因、六入處集、六入處生、六入處轉。六入處集是觸集,觸集是受集,受集是愛集,愛集是食集,食集故未來世生老病死、憂悲惱苦集,如是純大苦聚集。如是六入處滅則觸滅,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食滅,食滅故於未來世生老病死、憂悲惱苦滅,如是純大苦聚滅。」

造成老死輪迴的「食」,有麤摶食、細觸食、意思食、識食等四種食,但主要是指「識食」。「識食」的發生,即包含了麤摶食、細觸食、意思食。經說指的未來世生老病死集,是指「未來世六入處集」。見《相應部》〈因緣相應〉12經、〈諦相應〉14經:

《相應部》12.12經:

一 爾時,世尊住舍衛城。[爾時世尊曰:]

二 「諸比丘!有此等四食,使友情或眾生存住,攝受為生。四食者何耶?若麤若細之搏食,二是觸食,三是意思食,四是識食。諸比丘!此等四食,使有情或眾生存住,攝受為生。」

三 如是說時,尊者牟犁破群那,以此白世尊曰:「大德!誰食識食耶?」世尊曰:「[如是]之問乃不正。我[未言眾生或人]「食」。我若言「食」者,則「大德!誰食耶?」之問為正。然我不如是言,是故,對不如是言之我唯應問:「大德!何故有識食耶?」此為正問。然者其正答:「識食為未來之再有、再生之緣,因有識故有六處、緣六處而有觸。」

四 「大德!誰者是觸耶?」世尊曰:「如是之問乃非正。我未言「觸」,我若言「觸」者,則「大德!誰觸耶?」之問為正。然我不如是言;是故,對未如是言之我,唯應問:「大德!緣何有觸耶?」此乃正問。然其正答:「緣六處有觸,緣觸有受」。」

五 「大德!誰者感之耶?」世尊曰:「如是之問乃非正。我未言「感」,我若言「感」者,則:「大德!誰者感之耶?」之問為正。然我不如是言,是故,對不如是言之我,唯應問:「大德!緣何有受耶?」此乃正問。然其正答:「緣觸而有受,緣受而有愛」。」

六 「大德!誰者渴之耶?」世尊曰:「如是之問乃非正。我未言「渴」,我若言「渴」者,則:「大德!誰者是渴之耶?」之問乃正。然我不如是言,是故,對不如是言之我,唯應問:「大德!緣何有愛耶?」此乃正問。然其正答:「緣受有愛,緣愛有取」。」

七 「大德!誰者取著耶?」世尊曰:「如是之問乃非正。我未言「取著」,我若言「取著」者,則:「大德!誰者是取著耶?」之問乃正。然我不如是言,是故,對不如是言之我,唯應問:「大德!緣何有取耶?」此乃正問。然其正答:「緣愛而有取,緣取而有有」。……如是此是全苦蘊之集。

八 破群那!六觸處之無餘,離貪滅者乃觸滅,觸滅乃受滅,受滅乃愛滅,愛滅乃取滅,取滅乃有滅,有滅乃生滅,生滅乃老死、愁、悲、苦憂、惱之滅。如是,此是全苦蘊之滅。」

《相應部》56.14經:

二 「諸比丘!有四聖諦。以何為四聖諦耶?苦聖諦、苦集聖諦、苦滅聖諦、順苦滅道

三 諸比丘!云何為苦聖諦耶?謂:六入處是。以何為六入處耶?眼處、耳處、鼻處、舌處、身處、意處是。諸比丘!此名為苦聖諦。

四 諸比丘!云何為苦集聖諦耶?後有起而喜貪俱行,是隨處歡喜之渴愛、謂:欲愛、有愛、無有愛是。諸比丘!此名為苦集聖諦。

五 諸比丘!云何為苦滅聖諦耶?將此渴愛無餘離滅、棄捨、定棄、解脫,是無執著。諸比丘!此名為苦滅聖諦。

六 諸比丘!云何為順苦滅道聖諦耶?八支聖道是,謂: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是。諸比丘!此名為順苦滅道聖諦。

七 諸比丘!此為四聖諦。是故諸比丘!此是苦,應勉勵!此是苦集,應勉勵!此是苦滅,應勉勵!此是順苦滅道,應勉勵!」

古老經說的「愛集則食集,食集則六入處集」,又有說:「愛集則色集」、「食集則色集」。見《相應阿含》41經、《相應部》〈蘊相應〉56經:

《相應阿含》41經: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五受陰: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我於此五受陰,五種如實知。色如實知,色集、色味、色患、色離如實知。如是受……。想……。行……。識如實知,識集、識味、識患、識離、如實知。 云何色如實知?諸所有色,一切四大及四大造色,是名色,如是色如實知。云何色集如實知?於色喜愛,是名色集,如是色集如實知。云何色味如實知?謂色因緣生喜樂,是名色味,如是色味如實知。云何色患如實知?若色無常、苦、變易法,是名色患,如是色患如實知。云何色離如實知?若於色調伏欲貪,斷欲貪,越欲貪,是名色離,如是色離如實知。 云何受如實知?有六受身:眼觸生受,耳、鼻、舌、身、意觸生受,是名受,如是受如實知。云何受集如實知?觸集是受集,如是受集如實知。云何受味如實知?緣六受生喜樂,是名受味,如是受味如實知。云何受患如實知?若受無常、苦、變易法,是名受患,如是受患如實知。云何受離如實知?於受調伏欲貪,斷欲貪,越欲貪,是名受離,如是受離如實知。 云何想如實知?謂六想身。云何為六?謂眼觸生想,耳、鼻、舌、身、意觸生想,是名想,如是想如實知。云何想集如實知?謂觸集是想集,如是想集如實知。云何想味如實知?想因緣生喜樂,是名想味,如是想味如實知。云何想患如實知?謂想無常、苦、變易法,是名想患,如是想患如實知。云何想離如實知?若於想調伏欲貪,斷欲貪,越欲貪,是名想離,如是想離如實知。 云何行如實知?謂六思身,眼觸生思,耳、鼻、舌、身、意觸生思,是名為行,如是行如實知。云何行集如實知?觸集是行集,如是行集如實知。云何行味如實知?謂行因緣生喜樂,是名行味,如是行味如實知。云何行患如實知?若行無常、苦、變易法,是名行患,如是行患如實知。云何行離如實知?若於行調伏欲貪,斷欲貪,越欲貪,是名行離,如是行離如實知。 云何識如實知?謂六識身,眼識身,耳、鼻、舌、身、意識身,是名為識身,如是識身如實知。云何識集如實知?謂名色集是名識集,如是識集如實知。云何識味如實知?識因緣生喜樂,是名識味,如是識味如實知。云何識患如實知?若識無常、苦、變易法,是名識患,如是識患如實知。云何識離如實知?謂於識調伏欲貪,斷欲貪,越欲貪,是名識離,如是識離如實知。 比丘!若沙門、婆羅門,於色如是知、如是見;如是知、如是見,離欲向,是名正向,若正向者我說彼入。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若沙門、婆羅門,於色如實知、如實見,於色生厭、離欲,不起諸漏,心得解脫。若心得解脫者,則為純一,純一者則梵行立,梵行立者離他自在,是名苦邊。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相應部》22.56經:

一~二 [爾時,世尊]在舍衛城…乃至…

三 「諸比丘!有五取蘊,以何為五耶?謂: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是。

四 諸比丘!我未如實證知此五取蘊之四轉之間,諸比丘!我於天、魔、梵天之世界、沙門、婆羅門、人天之眾生界,不稱無上正等覺為現等覺。

五 諸比丘!然則我已如實證知五取蘊之四轉故。諸比丘!我於天、魔…乃至…人、天之眾生界,稱無上正等覺為現等覺。

六 以何為四轉耶?我證知色、證知色集、證知色滅、證知順色滅之道,證知受……想……行……識,證知識集、證知識滅、證知順識滅之道。

七 諸比丘!以何為色耶?諸比丘!四大種及四大種所造之色,名為色。依食之集而有色之集,依食之滅而有色之滅。此順色滅之道者,是八支聖道。謂正見……乃至……正定者是。

八 諸比丘!諸沙門、婆羅門證知如是色,證知如是色集,證知如是色滅,證知如是順色滅之道,而向色之厭患、離欲、滅盡,則為善向。善向者,則為入此法與律。

九 諸比丘!諸沙門、婆羅門證知如是色…乃至…證知如是順色滅之道,於色厭患、離欲、滅盡,依不取而解脫者,則為善解脫。善解脫者,則為純一,若得純一者,則無以轉之可施設。

一0 諸比丘!以何為受耶?諸比丘!是六受身。[謂:]眼觸所生受、耳觸所生受、鼻觸所生受、舌觸所生受、身觸所生受、意觸所生受是。諸比丘!此名為受,由觸之集而有受之集,由觸之滅而受之滅。此順受滅之道者,是八支聖道,謂:正見…乃至…正定是。

一一 諸比丘!諸沙門、婆羅門,證知如是受,證知如是集,證知如是受滅,證知如是順受滅之道,而向受之厭患、離欲、滅盡者,則為善向。善向者,則入此法與律。

一二 諸比丘!諸沙門、婆羅門而證知如是受……乃至證知如是順受滅之道……乃至……則無以轉之可施設者。

一三~一五 諸比丘!以何為想耶?諸比丘!六想身是。[謂:]色想、聲想、香想、味想、所觸想、法想是,此名之為想。依觸之集而有想之集,由觸之滅而想之滅。此順想滅之道者,是八支聖道。謂:正見…乃至…正定……乃至則無以轉之可施設。

一六 諸比丘!以何為行耶?諸比丘!六思身是。[謂:]色思、聲思、香思、味思、所觸思、法思是,此名之為行。依觸之集而有行之集,依觸之滅而有行之滅。此順行滅之道者,是八支聖道,謂:正見…乃至…正定是。

一七 諸比丘!諸沙門、婆羅門,證知如是行,證知如是行之集,證知如是行之滅,證知如是順行滅之道,而向於行之厭患、離欲、滅盡者,則為善向。善向者則入此法與律。

一八 諸比丘!諸沙門、婆羅門,證知如是行,證知如是行之集,證知如是行之滅,證知如是順行滅之道,而對行之厭患、離欲、滅盡,由不取而解脫者,則為善解脫。善解脫者,則為純一,得純一者,則無以轉之可施設者。

一九 諸比丘!以何為識耶?諸比丘二六識身是。[謂]: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是。諸比丘!此名為識。依名色之集而有識之集。依名色之滅而有識之滅。此順識滅道者,是八支聖道。謂:正見…乃至…正定是。

二0 諸比丘!諸沙門、婆羅門,證知如是識,證知如是識之集,證知如是識之滅、證知如是順識滅之道,而向識之厭患、離欲、滅盡者,則為善向。善向者,則入此法與律。

二一 諸比丘!諸沙門、婆羅門,證知如是識,證知如是識之集,證知如是識之滅,證知如是順識滅之道,而對識厭患、離欲、滅盡,不依取而解脫者,為善解脫。得善解脫者,則為純一,純一者,則無以轉之可施設。」

由以上引證之《相應阿含》及《相應部》的諸多古老經法共說得知:若愛滅則食滅,食滅則未來生老病死滅;若愛滅則六處滅,六處滅則未來生老病死滅;若愛滅則色滅,色滅則未來生老病死苦滅。

古老經法共說,是貪欲斷者,「識食斷」得解脫;或說是貪欲斷,食解脫。更直接的說法,是貪欲斷得解脫。

分別說部《舍利弗阿毘曇論》提出「意=識=心」的論義。見《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一、卷十三:

《舍利弗阿毘曇論》卷一:「云何意入?意根是名意入。云何意入?識陰是名意入。云何意入?心、意、識、六識身、七識界,是名意入。」

《舍利弗阿毘曇論》卷十三:「云何心?若心、意、識、六識身、七識界,是名心。」

部派佛教的經誦揉雜了「意=識=心」的論義,遂誤將「識食解脫」改為「心解脫」,形成「貪欲斷者,『心』解脫」的部義經誦

目前經誦的「心解脫」,都是受到部派論義影響的部義經誦,原誦應是「識食解脫」,簡說是「解脫」。

如此可知, 釋迦佛陀成就「四聖諦三轉、十二行」,當完成「四聖諦第三轉、四行」,所謂:「苦聖諦,已知已知出;苦集聖諦,已知已斷出;苦滅聖諦,已知已作證出;苦滅道跡聖諦,已知已修出」,達成解脫、具足解脫知見的時候,也正是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的時候。

在 佛陀的教導中,「已經成就無上正等覺之現等覺」和「知生已盡,再不受後有」是同一件事,解脫與三藐三菩提實無有分別。

註:想了解詳細內容,請參閱《相應菩提道次第綱要》

  • 1. 淨信者當是見四聖諦、斷無明而成就四不壞淨之須陀洹(參《相應阿含》845、257經),智者是為貪欲已斷之阿羅漢(參《相應部》〈蘊相應〉22.22、22.51經、《相應阿含》1、22、72經)。但此處經文,將離貪欲之心解脫,又說是得淨信者的須陀洹,而須陀洹見四諦、斷無明之慧解脫,卻又說成是智者的阿羅漢,形成前後不一的定義陳述。所以,「淨信者謂心解脫,智者謂慧解脫」的經句文義,明顯不合於其他諸相應中的傳誦,反而呼應「五上分結」中,「無明」最後斷的妄說。此外,本經為《相應阿含》所有,《相應部》則無此篇經文,而《相應阿含》又是說一切有部的傳誦。因此,此句經文,應是說一切有部在承受《發智論》的思想以後,接受了南方上座分別說部與大眾部所自創提倡的「五上分結」,自古上座部分化而出,改變古來傳誦的經義,而新增的經句,所以才會形成經義不一、前後矛盾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