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49年/西元2017年

七覺分與四聖諦三轉、十二行

隨佛禪師
臺灣 法璧 錄記

修習七菩提支的禪觀法,主要是從「安那般那念」入手,修念覺分得明,次第起擇法、精進、喜、猗、定、捨菩提支。大正藏漢譯《雜阿含》746經裡, 佛陀直接清楚說明止觀的修行內容,要弟子們多修習「安那般那念」,即是念住於入、出息。佛法重視定的修習,可是定有「禪定」與「正定」的不同,「安那般那念」是即攝念專注的禪定修習而已。

修定是要讓散亂念頭集中,以上的禪定法都是好的,為何 佛陀只教安那般那念,將注意力放在入、出息呢?其實,在攝念專注上,一般禪定法都相差不大。那是由於形形色色的觀想方式,念頭所專注之處是作意出來的,經咒、佛號,是勝解作意而來;日輪、月輪、西方淨土,並不出現在眼前,也是在專注力獲得集中之後,所「擬想作意」出來。由於念散亂,故需要靠專注想出意境(作意),可令念頭集中。然而,作意的對象,並非具體發生在眼前的現實,一旦念頭散亂,「擬想作意」出來的意境隨即消散,無法存續於當前的攝引念頭回於「擬想意境」的專注。禪定散失較不容易回復,這是依「假想觀」修定的缺失。 佛陀所教導的「安那般那念」,是依念住於息入、息出來修,而呼吸並非想像作意出來的境界,日常作息、甚或心神散亂之時,呼吸都在。比起其他方法,安那般那念是「真實而非擬想」,當念散亂不專注時,現實的呼吸仍持續的進行,容易將專注力重新拉回。因此,所有修習禪定的方法當中,以「安那般那念」為最上。 佛陀教導「安那般那念」是真實而非虛構境界,讓散亂回到注意力集中的所在,佛陀教導唯重在「安那般那念」而已。

經典上 佛陀教導的安那般那念呼吸法很繁瑣,但只要注意一個簡單的原則—不管行住坐臥,在在處處,起心動念只要念住於入、出息。然而,「安那般那念」並非是修行的目的,就好比跳高,先蹲下去再蹬直腿才能跳起來一樣,修安那般那念就是蹲下去的那一刻,只是準備工作而已,目的是要跳過去,跳過迷惑無明到正覺得明。所以修「安那般那念」要認真蹲,不過如果沒能跳起來,修行就不知在做什麼了。

修「安那般那念」是念住入出息(不是觀呼吸),待注意力集中時,就開始觀身、受、心、法等四處的「集與滅」,這也就是七菩提支中的念覺分。念覺分的禪觀法,主要在明見五受陰—色、受、想、行、識如何生起,而後了知五陰為因緣所生法。這才能夠獲得色、受、想、行、識是緣生法的「正見」,斷除五陰是「常、樂、我、淨」的妄見,所謂「緣生法則無常、苦、非我、非我所」,進而明白貪愛五陰必有「無法實現的苦惱、繫縛於敗壞及逼迫的苦」,明見唯有「當於五陰離貪、斷愛,依遠離、依無欲、依滅、向於捨」,才能徹底滅除苦的根源,朝向生死苦的滅盡,解脫於苦、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在此 尊者也提到慈悲與一般世人的愛是有所不同的,一般世人的愛是以「貪愛自我」為根源,作為實行關愛眾生的事。但這就好像將小石頭丟入水塘生起漣漪一樣,不管漣漪多大,中心還是那顆石頭。石頭就有如自己,從周圍眾生開始,慢慢向遠一點的水圈,用愛自己的方式,對眾生賦予關愛。在場當父母的,是否有所感?用愛自己的方式來愛孩子,你的孩子是不是會感到受不了?這表面上是以關愛他人,卻是出於「愛自己」,不是慈悲。當事者可能覺得自己是善意的,但是如果沒法契合對方的因緣及問題,從對方的優點、困境所需要的觀點,尊重對方的實況及需要,那麼愛是有漏性,有所不足的。慈悲是建立在斷除迷惑、貪瞋,以及對自己的貪愛上,以無貪的方式關懷眾生,這種慈悲的互動必然合乎事實,尊重對方,並懂得提供方向和助力,保留對方生命的空間。

《雜阿含》609 經教導我們身、受、心、法集滅觀,食集則身集;觸集則受集;名色集則心集;如理作意集則法集。平時常聽到的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是部派說法,與 佛陀教法不合。 尊者並舉《雜阿含》262闡陀比丘經為例,告訴我們無常、苦、無我並不是禪觀的內容,而是見法、得法眼者修行之證量與遠離的錯誤。無常在破除常見;苦在破除五受陰是樂的妄見;無我在破除是我、我所的妄見;涅槃寂滅是先明見「生老病死苦是因緣生」以後,才能得見「依生死因緣的滅盡,而有生死苦的滅盡」。凡夫俗子禪觀時,不可直觀「色無常,受、想、行、識無常,一切行無常;一切法無我;涅槃寂滅」,這是聖弟子的證量,是見法者已遠離錯見,並得見「有生死苦的滅盡」的證量。「無常、無我、涅槃寂滅」不是當前現實的事實,當前的事實是「因緣及緣生」,愚癡凡夫未能明見「因緣及緣生」,必是無法遠離「常見、我見」,也無法真正知道「生死是緣生,必能依生之因緣滅而有生死之滅盡」。佛弟子必需要清楚明白,不能直觀無常、無我,否則修禪觀的第一步就是錯誤。

尊者點出世人不如實知色、受、想、行、識(生死業報)是如何起,不正見五陰是因緣生,則不知緣生是為「輾轉而起的不息之流」,誤以為死後即歸為虛無(斷見),若能如實知五陰是因緣生,則正之緣生法則「無常、無我」,而緣生的五陰則緣生不息,得不生五陰歸為虛無的妄見。又世人如不知五陰雖是因緣生,則無法正知緣生之法必是「依因緣滅而滅盡不起」,不得明見緣生的生死之流,雖不是死而虛無,但也不會是固定不壞,這就是誤以為五陰(生死輪迴)不壞的「有見(常見)」。這是因為不如實知色、受、想、行、識(生死業報)是如何起(集法)、如何滅(滅法),才會有此「常、斷妄見」。

因此, 佛陀教導常當修習方便禪思,內寂其心,如實觀察「五受陰的集、滅法」而得見法、得明。所以,修「安那般那念」是先蹲下去,「如實觀察五受陰的集、滅法」就是蹲下去後,接著如何跳起來的方法。

此時 尊者說法從「因緣法」、「八正道」,直接轉入「四聖諦三轉十二行」。教導我們觀十二因緣,應從六觸入處觀集法與滅法入手。眾生在流動如風之眼、耳、鼻、舌、身、意六觸入處生貪,而有繫縛,故心念片刻不得定。在每一觸入處觀集、滅法,明見十二因緣法,知六觸入處為無常、苦法,知斷貪愛的八正道,是斷無明迷惑得明的「四聖諦初轉、四行」。當在眼、耳、鼻、舌、身、意六觸入處安住於集、滅法,正念、正智住,於六觸入處精進離貪、遠離繫縛,是精進修離貪、斷愛之八正道,是為「四聖諦第二轉、四行」。當於六觸入處已得明,已起「離貪、斷愛是滅苦正道」的正見,則能次第起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並且在六觸入處精進修習離貪、斷愛──正勤,如是次第圓滿正念、正定。離貪的正定成就,得捨離貪、瞋、癡,具足「慈悲喜捨」,成就解脫、自知生死永盡、不受後有,此時已於「四聖諦第三轉、四行」生眼、智、明、覺,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實觀十二因緣法、見八正道、修八正道,修念菩提支(觀四念處集法與滅法),次第起擇法、精進、喜、猗、定、捨菩提支,這兩者都是一致無別,並且正是四聖諦三轉、十二行的菩提道次第。如是修習滿足者,成就正覺、離貪、慈悲喜捨、解脫、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具足五種功德。

「安那般那念」只是佛教裡許多修習禪定方法中的一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