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4年/西元2022年

佛弟子的夢想、等待與相信

隨佛禪師

四十年前,初入佛門學法的前幾年,內心一直有「夢想」!

不停的夢想:一群來自各種佛教宗門法派的出家僧人及居家信士,真心為了人間的利樂而「和諧、團結」。

固執的夢想:一群來自各種佛教宗門法派的出家僧,在社會大眾的面前可以「遠離爭鬥,真心團結」的共同合作,共同宣揚佛法、利益世人。

浪漫的夢想:佛教各界可以不自我感覺良好的「不做濫好人」,熱誠、無私、真心的團結合作,大家可以「共同抵制某些不當異教徒對佛教的毀謗與傷害」。

癡心的夢想:佛教界可以真的遠離名利的貪逐,真正為大眾說真話、作有益大眾的事,不要「相互嫉妒的爭高下、爭輸贏、爭地位利益」,不要人前握手、背後下棘手。

糊塗的夢想:生活在苦難的人間的佛弟子,是人人都真心要修證佛法、利益世人。

不死心的夢想:種種虔誠、良善的夢想可以實現在現實的佛教!

三十年前,從夢想轉為「等待」。等待……

默默的等待:某些表現不差的佛教僧人與團體,可以在大家的熱誠護持下,發心正確、修行清淨的發展為佛教與社會的榜樣,團結佛教與社會的朝向光明。

固執的等待:一些表現良好的僧人、居士,只要獲得大家誠心、認真、全力的護持,他們一定能夠做佛教的榜樣,有力的引導佛弟子真實修行、利益社會、團結佛教。

癡癡的等待:有德、有證的高僧及居士是一定有,也會愈來愈多,佛教會愈來愈清淨。

不絕望的等待:有德、有證、慈悲的高僧會出現在人間,世人及佛教的問題會得到解決,苦難的社會一定會得衸。

二十五年前,從等待轉為「相信」。相信……

堅定的相信:佛陀的教導是正確、可行、可證,可以利益現實的人間。

自信的相信:不論現實的世界是多麼困難與黑暗,只要有心人願意認真的實踐佛法,世界一定會更好。

善意的相信:追尋佛法的佛弟子及期待可以解決苦難的世人,一定會歡喜擁護真正的佛法、支持真誠修行的僧人。

十五年前,從相信轉為「明白」。明白……

經過數十年無私的為人、為法奉獻,不僅是萬般辛勞,更讓許多教界學人感到壓力、怨嫉。明白許多人不是真的喜歡佛法、喜歡修行,而是愛上佛法、修行帶來的「高尚、光榮及引人崇敬」的氛圍,愛上談佛法、講修行為自己帶來的榮耀與利益。

許多人士愛上談佛法、講修行之榮耀與利益後,不是忙著修行、利人,是急著藉佛教的名義相嫉、相爭於名利。好事要自己做,好名聲要自己受,好信眾要自己得,聖道要自己證。

強調「無我、空」的人,絕大多數是「很在意自己」;動輒講「業障與隨緣」的人,多數缺乏面對困難的勇氣與承擔責任的意願;不斷強調「無常、苦」,鼓勵要「放下、捨、解脫」的人,似乎是忙著「你丟我撿」;滿嘴慈悲、廣攀世緣的人,許多是「期待世人的擁護與崇拜」,很重視世俗的名聞利養。

絕大多數的人:在困難的時候要你幫他,當度過困難時要你離他遠一點;在饑餓時要你給「一碗飯」,當飽食後還要你將「煮飯鍋」無條件贈送給他。急難時說:感謝幫忙;離困難時說:不算甚麼!錦上添花佔大多數,是因為添花有利於自己;雪中送炭較稀有,也是為了避免衰事拖累自己。

以上種種反覆的心態與作為,應當不是出自人們想要的「錯誤」,實際是出自「煩惱造成的困難、無奈」。既不需要原諒,更不用原諒!因為這麼做的人只是「有困難」,當事人是不覺得有甚麼不對。

相信人!相信自己!多數是出自有所不知的浪漫情懷,是發自感覺良好的心態而已!

不相信人!不相信自己!同樣,是出自諸多不舒服之生活經驗的影響,產生不樂的心態罷了!

坦然的面對現實人間的實況,不用過於自以為是!有甚麼人事影響即有甚麼的表現,「沒有任何人」具有「惡意」或「善意」,也不會有「自己的意思」。

此時活著!何用難過?

十年前,從明白轉為「體會」。體會……

尋找「付出盡量少,收獲盡量多」的生活方式,是世間人的有效生存方法。似乎沒有多少人會覺得不妥善!

世上只要有「認真耕耘」的人,即會引起某些人是「只想收成」;只要佛教界有學人努力的修證、利世,並且引發許多人敬仰佛教與修行,即會吸引許多人「藉佛法與修行謀取名利」。

奉獻者愈多,謀利者愈眾;聖哲愈受尊重,假充聖人的俗士即愈廣。反之,謀名利者愈眾,愈激發出真心為眾付出的人;宗教內俗士當道,精進修道者即愈真。

原始佛法的再現人間,中道僧團的精勤為人,必然要引起某些俗士的覬覦與欣羨,藉機謀奪不當的名聞利養。

現在!平心盡現在……

眼前世局如流水,順逆善惡同水車,念念時時轉轉轉,何事為真何時空?

夢想純真總是夢,等待難捨終似風,信或不信猶感覺,何人為實何人虛?

華枝綻放引人攀,清香凝露十方賞,一滴水墨萬卷畫,何需費心何用愁?

眼橫鼻豎盡當前,火炎水清皆明明,敢問智慧慈悲士,何時度人何時終?

煙昇水降總在前,華開華落即當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