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4年/西元2022年

傳揚佛陀原說的覺悟

隨佛禪師

給原始佛教學人的公開信

1997 年中道僧團初立,臺北內覺禪林還在草創的階段,當時僧團謹守「依經、依律、不依論」的修學準則,將「十二因緣」、「四聖諦」傳揚於臺灣佛教圈。

自公元2002 年起,中道僧團承續十九世紀以來,東、西方學者的考證研究,特別是華人佛教印順導師對初期佛教傳誦的考證成果──《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雜阿含經論會編》,即改以漢譯《相應阿含》、南傳《相應部》的『因緣相應』、『食相應』、『聖諦相應』、『界相應』、『五陰相應』、『六處相應』、『道品相應』等七事修多羅的古老共說,做為學習 釋迦佛陀教法、禪法、菩提道次第的根據。

這是佛教史學界經過兩百餘年的探究考證,而得知是最為古老的「第一次經典結集」的集成,更是探尋 釋迦佛陀原說的最可靠依據。從此,依據七事修多羅古老共說為修行方針的中道僧團,即從南傳僧團的傳承,改變為傳承、宣揚原始佛教的僧團。

轉眼之間,傳揚原始佛教已經匆匆過了十一年。在這十一年中,個人根據七事修多羅的古老共說,還有印度部派佛教各派史獻典籍的考證中,致力於釐清後世佛教之「增新」與「異說」的揉雜、融攝,進一步的確證「第一次經典結集」的集成,而得以還原釋迦佛陀親說的教法、禪法、菩提道次第。

這個奮力十餘年的成果,陸續的在中華原始佛教會出版的《正法之光》月刊當中,連載流傳於世。當然考證、傳佈的內容,一定有所不同於後世佛教的部派學說思想。否則,如何分辨出 佛陀原說與部派宗義的差異呢?

佛教界的學人當中,不論是來自南傳、北傳或藏傳,都有很多誠心求法與學法的修行者,這些誠心為法的學人,都是有心探究 佛陀原說的真誠佛弟子。然而,因為受限於傳統佛教的思考,或是對中道僧團的了解有限,對中道僧團傳揚原始佛教的做法,不免有所誤解,或是攻訐、批判、反對。雖然如此,中道僧團依然不計恩怨,誠懇、歡喜與熱切的分享修學經驗,利益十方的大眾。

一、佛陀原說的探究及傳佈

自《正法之光》創刊以來,教界的爭論與批判是當然不少,但是讀者還是一年比一年多,因為了解而接受的學人,更是大有人在。

《正法之光》刊載的內容,除了原始佛教會在世界各地的活動資料以外,主要是「佛陀原說的考證與還原」。在目前宗派林立的佛教界,傳襲的說法是以宗派的學說思想為主,現實上是「人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各自擁有自派的傳統與信眾,誰都說服不了誰,而誰也都打倒不了誰。由於這是佛教界的實際現實,所以要在現實的環境下,傳揚「佛陀原說的考證與還原」,反而成為最困難的事。換句或說,想在佛教圈中,宣揚 釋迦佛陀的親說教法,是目前教界內最具困難與挑戰的事。

中道僧團為了讓十方法友能夠循序漸進的學習、了解「釋迦佛陀的親說教法」,避免不解與誤會造成不必要的學習阻礙,在《正法之光》刊載內容的安排上,是先登「佛教演革史」的考證,接續登載「教說演變史」的考證說明,接著再登載「經說的演變與還原」的考證內容,最後登載「禪法的演變與還原」的考證。如是按步就班的刊載與說明,將十多年來針對「佛陀原說的考證與還原」的探究成果,廣傳於現今世間,利益華人社會、國家、民族。這是「佛陀原說」根植於華人世界,最為重要的基石,也為全體華人乃至世界,從「佛陀原說」得到現世利益與解脫的受用,最為至要的關鍵。

承續與宣揚 釋迦佛陀的原說,是無比的艱辛,這不是為了開宗立派的宗教利益,更不是為了個人的名位利得,而是為全體華人世界的福祉,還有聖教的傳續久長,必需走的道路。

二、傳佈佛陀原說的艱辛

不同於現今各派傳統的說法,不免引起爭議。有了傳承教法的爭議,也就會帶來各種貶謫、毀謗、排斥,甚至令人遺憾的無謂傷害與對立。這種困境的發生,表面上是教說的差異而引起的問題,但在事實上,是隱藏在人心底層的名利與地位的爭競,才是真正的主因。看看現實人間的佛教,念佛人與念佛人不爭嗎?大乘人與大乘人不爭嗎?南傳人與南傳人不爭嗎?甚至某些原始佛教學人,也是為了個人的虛榮及名利,起種種妒嫉與爭競,費心思的「比賽高低」。

對於佛陀教說的認知差異,原本就是佛滅以後的佛教現實,學人之間的見解差別,正是佛教分裂的原因,而潛沉在底下的真相,是藉由教說的差異,進行此勝彼劣的爭競,進而達成名利與地位的利益,才是佛教分裂的根本元兇。

簡單的說,佛教學人早已習慣各說各話,「見解差異」根本不是甚麼新聞。藉著「學說的差異」,採取貶謫、毀謗、排斥的作為,將仰信不同見解的「異己」,打壓成邪魔歪道、牛鬼蛇神,只不過是自欺欺人的幌子而已!這些人真正做的事,是假藉「學說差異」的理由,煽動佛教學人進行各種攻訐的言行,實則是為了鞏固自身名利與地位的競爭罷了!「學說差異」與信眾,都只是被這些人利用的藉口與對象而已。

雖然事實是如此,但也最無可奈何!因為煩惱是人間難免的爭鬥根源,即使明知如此,又能如何呢?傳佈佛陀原說的道路,不論內外困境有多麼大,對於一個佛陀座下的弟子而言,不僅是自身智覺與信念的路,也是責無旁貸的義務與責任。

傳法之路,有如登天的艱辛,即使力有未逮,還是至念無憾的走下去。

三、法教漸開的新問題

自二十世紀末葉印順老法師著作的《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雜阿含經論會編》問世,華人佛教的大乘學人廣受影響,探尋早期佛教傳誦的『阿含聖典』蔚為風潮。

但是想要依據目前部派誦本形式的漢譯四部阿含與南傳五部尼柯耶,探得佛陀住世時的原始教法,畢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即使根據印順老法師的研究成果,從漢譯《相應阿含》、南傳《相應部》的『因緣相應』、『食相應』、『聖諦相應』、『界相應』、『五陰相應』、『六處相應』、『道品相應』等七事修多羅的古老共說,探尋「第一次結集」的經說傳誦,也是高度困難的挑戰。

自 1983 年《雜阿含經論會編》問世以來,曾有許多華人佛教學人嘗試比對、探尋《相應阿含》、《相應部》當中七事修多羅的古老共說,但大多無法徹底的釐清部派誦本當中的部義揉雜,確知七事修多羅古老共說當中的「佛陀原說」。因為經說比對與釐清部義柔雜的困難度很高,加上華人佛教缺少研究印度初期佛教史獻與經說典籍的傳統背景,佛教學人的學力基礎普遍性的不足,造成1983 年~ 2002 年的二十年間,教界學人對原始佛教的探尋,可以說是失敗了。因此,1999 年左右,探尋原始佛教的風潮明顯的趨於式微,取而代之的是南傳銅鍱部佛教的學習熱潮。從此出家於南傳佛教的學人日益增多,前往南傳佛教地區學禪的僧眾與信士是絡繹不絕,原始佛教的探尋在不知不覺中,被自稱為上座部佛教的修學風潮取代了。

1999 年~2005 年間,個人與中道僧團的僧眾採取環島遊化的方式,將佛法傳揚於臺灣各地,可惜效果並不明顯。自2006 年~2010 間,中道僧團依據經說,開始將「佛陀原說」傳化於美國東岸的紐約、康州、麻州,還有馬來西亞各地,傳教初期的處境非常的困難與艱辛,來自北傳及南傳的攻訐、毀謗,可說是比比皆是。

2008 年8 月8 日,經歷六年時間編整完成的《相應菩提道次第》,先在美國紐約公開弘傳,後才在臺灣與馬來西亞流傳。還原「佛陀原說之修證次第」的《相應菩提道次第》傳出,是在「佛陀原說」的探尋與還原上,確立了兩千多年以來的新里程碑,同時也為原始佛教的重新顯現揭開了序幕。但是揭櫫原始佛教的《相應菩提道次第》傳世,引起佛教界正反兩面的討論與爭議,卻是更為巨大。如2009 年在馬來西亞,受到當地佛教僧人的排擠與打壓,真的是令人印象深刻。中道僧團的處境,是步步為艱,可是支持的力量也愈加的顯彰。

2010 年~2013 年間,中道僧團分別在臺灣、美國、馬來西亞創立了原始佛教會,為了廣泛的傳揚「佛陀原說」,更出版了簡體、繁體的《正法之光》月刊,經由實體書與網路電子雜誌的模式,開放的流通於海內外的華人社會。

在探尋原始佛教的風潮趨於式微的十年後,中道僧團將還原「佛陀原說」的探究及考證成果,無私的分享予海內外的佛教學人,續燃 佛陀正法的火炬,再次的讓正法之光照耀世間。原始佛教的顯現與傳揚,在種種艱困的障礙下,日漸的走出一條寬平的路。

當原始佛教的光明日漸顯現的時候,新的挑戰與磨難,接續而來。雖然「佛陀原說」的出現,讓諸多不知如何修法的學人,如同乾渴逢甘泉,有了得度的機會與希望,但這同時也讓許多的「有心人士」,看到了謀取名利的新市場。

這些「有心人士」,多數是聰明、反應快、有能力,自我期許高,對社群活動熱切,表達能力與說服力佳,但是缺乏真誠的宗教信念與情操,也不習慣犧牲、奉獻自己的利益,無私的成就他人。對佛法的態度,可說是「取用」罷了!只想利用佛法來利益自己,沒有運用生命來利益世間與佛教的意願。

自 2008 年至今,中道僧團接觸過許多前來學法的人士,當中有用佛法作幌子,吸收一般的民眾近學、跟從、支持及奉獻,實際做的是搞個人崇拜、神化自己與謀取名利。有些甚至是夾雜著氣功與靈通之術,提倡不當的迷信,蠱惑世人。乃至,公然宣稱已經見法開悟、證得聖果,但表現出來的作為,卻是矯偽不實、欺心欺人。或是將有法乳之恩的師長與學友,當做嫉妒的對象,視為假想敵的爭競與對立,背恩忘義。

在學習與傳揚正法的道路上,當風雨滿佈、危難艱辛的時候,只有信念堅定、至心為法的人,同行於孤獨的道路;當光明顯耀、尊崇仰羨的時候,卻是佛魔並立、珠目難分的共行於世人的面前。

在佛陀法教逐漸開展於世間之時,諸多附寄於正道的名利人,只是意圖藉著佛教而享有榮光,卻無艱忍耕耘聖道功德的實際付出。長久來看,這是正法傳世的隱憂,也是法教漸開的新問題。

四、堅定奉持法與律的僧團

個人與中道僧團共同奮力的還原「佛陀原說」,在各地傳揚原始佛教,目的絕不是開立自宗自派,創立宗教事業。對佛弟子而言,最為重要的莫過於「親聞佛陀聖教,見法度苦」。佛教界歷經兩百餘年,費盡千辛萬苦的探尋佛陀原說,目的不是在此嗎?中道僧團還原佛陀原說,並無私的傳揚於世,也是為了讓佛陀的教法得以傳續後世,利澤世間。傳承聖教,利益世間,才是還原「佛陀原說」的目的。

十方的賢友請靜靜想想: 佛陀的教法,應當用實踐來宣揚與傳續,或者用宣傳的方式,作為宣揚、傳續佛法的方法呢?

在佛門數十年的歲月,見過不知多少的佈教師,更讀過難數的宣教作品,但是在佛教學人的心目中,這些冠冕堂皇、擲地有聲的宣教話語,畢竟無法讓人真正的見到佛陀的行跡。再多、再好的宣教言語,對於佛弟子的內心而言,還是一場空!

佛陀的教法,除經法、禪法之外,即是戒律。經與律的重要性,在南傳《長部》的《大般涅槃經》說:「我所說法、律,我滅後,是汝等師」。經法及經說當中的禪法,是幫助學人如何面對當前的身心,並且能夠如實知見身心的真實,進而遠離迷妄、度越苦惱。這正是面對、觀察、如實知、離妄及息苦。

佛法的大用不僅是在利己,更在利世利人。佛法的傳承,不只是一種學說理論,或實踐方法,最重要是在一種典範的展現。因此,戒律的實踐面,不只是息諸惡行的律儀持守,更為至要的是將學法社群導向離欲、無爭與團結合作的典範。這才能真正的呈現出個人的正覺、離貪與度苦,是能群我互資的共成離欲、無爭、團結合作的共榮群體,展現出自利利他的佛法大用。

經法及律戒的宣揚,既不只是在認知,更在實踐;經法及律戒的奉守、傳承,不僅在個人,更是落實在群體──僧團。因此,宣揚、傳承佛陀的教法,即需要能夠務實實踐經法與戒律的僧團。

中道僧團謹守「依經、依律、不依論」的修學準則,並且嚴格守持離欲的戒律,終生不受取、不積蓄、不使用金錢,不採用「為僧人處理金錢供養的淨人」。這麼嚴謹的學法、持律,正是為了在世間留一正法律的典範,經由實踐與僧團的展現,如實的宣揚、傳承 釋迦佛陀的親說教法。

目前我們不敢自滿的說:「中道僧團是一種典範」,但是我們可以說:「中道僧團是盡了全力」。

五、守護正法律的善信護法

多年以來,個人傳授「佛陀原說」的準則,一向是法雲普覆、利澤十方,但為了避免法門之內寄附魍魎多起障礙,有三種人不施予深入法義的教授:一、貢高我慢、自負嫉賢,不敬三寶與師長者;二、貪名好利、陽奉陰違,假藉佛法謀取私利者;三、忘恩負義、欺師背祖,多起是非與爭競者。這三種學人,即使多有聰慧與能力,懂得建立群眾基礎,畢竟只是重於自己的地位與名利,難入聖道之門,如不洗心革面,終究是法門之患。

雖然過去二十餘年來,個人在傳法的過程中,也施予這三種人法益,但為了避免法門多事,在傳法上不得不有所節制。然而,因為不能滿這三種學人的個人需求,卻也招致這些學人的不滿,甚至破壞。往往破壞之人,原都是在此受恩之人。

中道僧團學法與宣教,有著既定不移的原則。在許多人來看,可能認為食古不化,或是門風嚴謹、固步自封,甚至批評為自大或自命清高。

但是對於佛弟子而言,我們到底要的是甚麼?

記得在2000 年時,僧團的諦嚴法師剛出家未久,僧眾在花東地區遊化、托缽、傳法。有一天,我與僧團的法師們作了深談:「我們都是出自父母的生養,理當奉養父母。現在我們為了出家修行,而離開父母的身邊,未能盡孝於膝前,為的是甚麼?又我們捨棄世間的男女歡愛與種種享受,出家修行,為的是甚麼?我們願意守持一生不受取、不積蓄、不使用金錢,也無有淨人,為的是甚麼?我們放下對父母的責任,背負著世人的種種疑慮、批評與不滿,也捨棄世間的種種安樂與享受,付出的代價是如此的巨大,我們出家為的是甚麼?是為了名利地位,或是尊崇虛榮?名利地位及尊崇虛榮,都不值得讓我們放下報答父母的恩義,捨棄世間的種種安樂與享受!我們都不是來自社會的失意人,也不是為了衣食而寄附於佛門,為了出家而付出的代價太大了,這些代價無法從世俗人間取得同等的回報!我們出家到底為了甚麼?」既然世間沒有甚麼利益,足以和捨棄一生所敬、所愛相提並論,出家到底為了甚麼?

我對法師們說:「我們心裏都知道,出家修行不能保證一定能夠在此生見法、解脫。名利地位,或是尊崇虛榮,又不足以補償放下父母恩義及捨棄世間種種安樂與享受的損失!我們出家到底要甚麼?既然不一定能夠見法、解脫,那麼到底甚麼才是出家人所不能沒有的?」我說:「出家不能沒有的,不是名利地位及尊崇虛榮,也不是安樂的生活與健康。真正為出家人不能無有的,是正見與良知,還有親身實踐正道的經驗。如果失去了正見與良知,即如盲人般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若是缺乏親身實踐正道的經驗,則出家猶似自欺欺人。」

因此,正見與良知,還有親身實踐正道的經驗,正是現實人間的僧團,不能失去的珍寶。傳承正法律的僧團,不能全然保證代代都有聖弟子的出現,但是「依經、依律」的修行,不失正見與良知,還有親身實踐正道的經驗,正是在現實人間傳承正法律的僧團,應當具備的條件。

十方賢友與善信、護法們,請你們上承 佛陀的教誨,懷持利澤世間的恩慈,堅定的修持佛法,守護「佛陀原說」的傳承,護持「依經、依律」修行,不失正見與良知,能夠親身實踐正道的人間僧團。

佛陀教法的傳續久長,需要你們的護持與參與。

六、團結僧信法水長流

當「依經、依律」修行的正法律僧團,還有堅定修持佛法、虔敬守護「佛陀原說」傳承的護法善信,兩者能夠團結無分,必能讓苦難世間得到殊勝難思的利益,也令「佛陀原說」傳續久長。

至念 佛日增輝,法輪常轉,十方苦息,法水長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