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4年/西元2022年

法眼重開正覺門

隨佛禪師

律藏中記載,佛說:「見十二因緣法,即為見我。」在經藏中又有提到「如實見十二因緣法」,即得法眼淨、正覺。漢傳彌陀法門的「實相念佛」,也必需是通過「明見十二因緣法」才能達致。

目前佛教界廣為流傳教學的「十二緣起法」共有三種:第一種是出自佛滅後約116~130 年間西印分別說部《舍利弗阿毘曇論》主張之「識為分位」的解說法,目前是由南傳銅鍱部傳揚此說;第二種是出自佛滅後約250 年受《舍利弗阿毘曇論》影響的《發智論》,是說一切有部的傳誦,目前是由北傳菩薩道融攝此說而傳;第三種是出自佛滅後約800 年(387 B.C.E.~ C.E. 400 年)有部份承續《舍利弗阿毘曇論》、《發智論》、《大毘婆沙論》論義之北印大乘瑜伽派1提出的解釋,目前是由大乘菩薩道各派宗仰。

這三種不同時期、學派、解說的「緣起說」,都是出自部派佛教時代以後的論典,不僅不是出自古老經說傳誦的真義,反而有著後出論典承受早期論書義理的特色,更具有諸多悖離傳統經說的論義在內。

近兩百年來,東、西方國際學界及佛教界都有「回歸 佛陀本懷」的探究,這即是「追尋原始佛教」的努力,目的是釐清佛教宗派學說的分歧與偏正,度越後世增新、偏差傳誦的障礙,直接的面見釋迦佛陀的真實教法,打開通達菩提的大道。

根據華人佛教呂澂居士及印順老法師的先後研究,探究「原始佛教」的傳誦內容,必須藉由對照說一切有部《相應阿含》(漢譯誤譯名為《雜阿含》)與銅鍱部《相應部》的經誦,尋得當中古老七事修多羅的經法共說。為了對照經說、尋得古老經法共說,印順老法師生前費心的編纂成《雜阿含經論彙編》以利後進。

然而,目前在《相應阿含》與《相應部》的經誦中,存在著三種共說:第一種是出自「第一次經典結集」之古老七事修多羅的經法共說;第二種是「第一次經典結集」至「第二次經典結集」之間,佛滅後百年間增新經法的共說;第三種是佛滅後116 年佛教發生部派分裂,出自部派的論義揉雜入傳統經誦而發展為部義經誦,往後經由數百年部派間的相互融攝,又發展為許多部派間共同接受的論義經誦。

因此,《相應阿含》與《相應部》的經誦共說,絕對無法全然代表出自「第一次經典結集」之古老七事修多羅的經法共說。

若要尋得古老經法的共說,除了必須對照說一切有部《相應阿含》與銅鍱部《相應部》當中古老七事修多羅的經法共說之外,還要經由佛教各派的論書及史獻、國際學界信史的探究與對照,較為周廣、深入、清楚的釐清印度佛教發展的實況,以及佛教不同時代之部派的論義之間,有著何種承先、創新及相互融攝的事況。如此學人才有辦法從《相應阿含》與《相應部》的共說中,釐清及去除出自後世的增新經誦與部義經誦,重新的面見「第一次經典結集」的經說教導,學習 釋迦佛陀住世時的教法,正向正覺、離貪、慈悲喜捨、斷苦解脫、證菩提。

佛正覺後2440 年(公元2008 年)個人根據《相應阿含》與《相應部》的經法共說,先編寫成《相應菩提道次第》,不僅率先在佛教界提出「先斷無明,後斷貪愛」的正統道次第,並且略寫「十二緣起法」的經法原說,廣為宣揚於美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澳洲、臺灣與中國大陸,更經由網路傳播於世界各地。佛正覺後2442 年(公元2010 年)又初步寫成了《因緣法之原說與奧義》一書,隨後再經過2014 年間的整理,直到佛正覺後2447 年(公元2015 年)總算正式的成書。

《因緣法之原說與奧義》全書有四十餘萬字,是自佛滅後116 年(271 B.C.E.)至今已達2286年來,佛教界第一次「依經、依律」與「依信史與各派論書比對、考證」的完整顯現「佛說緣起法之經法真義」。這是目前佛教界唯一「依經」顯示緣起法的著作,不僅釐清分別說部《舍利弗阿毘曇論》的錯誤解說,更可貴的是依據「七事修多羅」的古老經法共說,將揉雜各派論義之「部派經誦」予以去除訛誤,並修正為正確之佛說原義的經說傳誦,重開 釋迦佛陀的正覺大門。

《因緣法之原說與奧義》是分為兩部:第一部是〈原說與異義之探究〉(約有三十七萬字),主要是釐清出自部派論義揉雜之「緣起法」的不當解說與論義經誦,還原佛說緣起法的原義;第二部是〈因緣法奧義之探究〉,重在「緣起法」的修證實務、明見、體驗與實用。

2015 年將先出版《因緣法之原說與奧義》之第一部〈原說與異義之探究〉,隨後的第二部〈因緣法奧義之探究〉,暫未公開出版傳世,惟先傳授予中道僧團與部份原始佛教會的學人。

出版此書在佛教法教的意義,是重顯 釋迦佛陀教導的真實義,並且可為隱沒已有兩千餘年的正統禪法──十二緣起觀之九種禪法,開啟了還原與重現的基石,重開正覺的大門。另外,在利益人間的意義上,是藉由佛說緣起法的再現,將佛法的重心重新確立在「緣起法」,讓世人能夠「重視現有、實際的現實人生,在現實生活度越煩惱的枷鎖」,不再偏離於「否定現實世界,忽視現有人生,逃避實際問題,仰望不切實際、完美的宗教世界,陷入退縮、消極、無能的苦悶生活」。

顯而易見,《因緣法之原說與奧義》的出版與流通,必免不了佛教界某些宗派學眾的否定及攻訐,許多年來出自教界宗派學人的污衊、毀謗、迫害已經不少,出版此書勢必要成為維護宗派利益人士的打擊點。但是,面對這些無謂的污衊、毀謗及迫害時,應當謹記這些出自無知、貪欲、瞋恚而破壞佛法的人士,正是需要關懷及幫助的人。

在個人來說,此書的完稿、印刷與流通十方,算是善盡對 釋迦佛陀及僧團的義務,相信此書必為佛教學人重開正覺的大門,並為世人作出可貴的貢獻,也為佛教的復興注入強大的力量。

感謝 釋迦佛陀的教導!

感謝 佛教僧團的庇護!

感謝 十方法友、善信的支持!

感謝 中、西方文化的薰陶與淬煉!

感謝 這片美麗的土地與人民!

  • 1. 無著論師出身北印健馱邏國,生為婆羅門種姓,自小受完整婆羅門教育,後來受到佛教影響,出家於分別說系化地部修行禪觀,但一直無法領悟。日後,親近中印阿踰闍國學人彌勒的教導,逐漸成為印度佛教史上重要的論師之一。無著論師的教說當中融攝不少說一切有部與分別說部的論點,教說主張重在修補龍樹菩薩之論說的不足,提出「法有空及不空,有破有立」的唯識學說,逐開創了與中觀學派分庭抗禮的瑜伽學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