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4年/西元2022年

原始佛教 中道僧團 通告:學法者!當親近善知識、善伴黨、善隨從

自2018年5月起,隨佛長老的宣法已徹底回歸 釋迦佛陀教法的真實原義,完全不同於以前的傳法。2018年之前,隨佛長老的宣法方式,是不完全指出部派佛教以來的各種學派偽說,猶保留相當大部份的真實佛法,不完全傳授於世。

隨佛長老不輕易傳授真實佛法的原因,主要有二:

(1)「第一次經典結集」集成之《七事相應教》(即真實的佛法),長老歷經16年的努力,在2018年4月30日才徹底予以整治、還原完成。

(2) 釋迦佛陀教導的真實奧義,唯有真誠實意的善信弟子才適合習知,即使是前來學法的學人,長老也不輕易傳授,更不可能在網路、傳媒通路上泛濫的傳法。

在 佛陀正覺2450年3月15日(2018年4月30日)以後,隨佛長老才依據已經還原的《七事相應教》,正式開始傳授 釋迦佛陀的親教,包括四聖諦、因緣法、因緣觀、五陰、六處、四食、生死繫縛、苦、解脫,以及三十七道品的修證次第與實踐方法,如是諸多佛法的全貌與真實義。

在此,中道僧團慎重聲明:

目前中道僧團有8位比丘僧,6位比丘尼、2位沙彌尼,包括準備出家的數位近學九戒行者。在這幾位僧眾及學人中,有幾位道行堅定、僧品可敬的僧人,已經依隨佛長老獲得真實佛法的傳授了。

(請參考:佛正覺後2452年/2020 中道僧團發展現況說明:https://arahant.org/2020-zhong-dao-seng-tuan-fa-zhan......)

可貴、可敬的僧伽或學人,是依經、依律的修證及傳法利人,不會為了私利而針對佛教僧團、教會進行謀篡及分化,或藉由佛法來謀取名利,更不輕傳佛法於世。

2006年~2017年間,曾有幾位學人藉由出家的方式,待在中道僧團謀取安穩的生活,卻不努力於內學、利人,終是浪費他人的善意與歲月。甚至,有幾位是前來窺探真實佛法的內容,一方面復刻隨佛長老、中道僧團的作法,二方面視中道僧團為競爭對手,表面上似是支持師長及僧團,私下實是伺機謀篡僧團及教會的人事資源,分化僧團護法基礎,真正的目的是為個人的佛教事業鋪路。

2017年10月起,隨佛長老徹底的整治中道僧團及九戒學人群,重點是將身心不健康、障礙群我正向發展、學法或出家動機不良者,一律予以隔除於外,使中道僧團、原始佛教會向正道大步前進。

在華人佛教圈,有過去曾在中道僧團生活、學習,現今已離開中道僧團,且聲稱是宣揚原始佛法的學人,如臺灣的卓姓人士(淨光法師)、新加坡的生覺法師等數位學人,即是中道僧團不往來的人士。

過去,中道僧團曾良好照顧這些學人的生活,也給予學習的機會。然而,他們依然無法適合僧團的道風,甚至待在不受取、不積蓄、不使用金錢的中道僧團,私下卻保有俗世的私人財產。

此外,他們和其他僧眾之間,長期處在無效社交的狀態,表面上支持或感謝師長及僧團,私下是用各種技巧予以排擠與貶抑,更長期針對中道僧團的學眾及護法加以謀篡、分化,特別是工作與經濟實力較優人士。

中道僧團無法接納受惠於師長、僧團,又私下傷害師長及僧團的學員。因此,中道僧團及原始佛教會的各地方法工、護法,早已不再與這些學人及其信眾有任何往來。

雖然如前幾位學人號稱是宣揚原始佛法,但是  釋迦佛陀親教的全貌與真實義,他們確實未曾真正的得知、學習。現今,他們的說法,有關於早期佛法的部份,純屬於2017年以前,隨佛長老公開於社會的各項說法,即使是處處引用,但其不知當中相當部份是遠遠不同於  釋迦佛陀的教法原貌。此外,他們有自行創見一些說法,完全純屬個人的意見,其中的臺灣卓姓人士(淨光法師)的自創性解說是特別多。

任何法友、信眾,若要跟隨新加坡的生覺法師、臺灣的卓姓人士(淨光法師)等學習佛法,中道僧團予以尊重,但不涉入,也不鼓勵。然而,這幾位人士及其學眾,不適合參與有關中道僧團、原始佛教會的人事活動。

最後,敦請各方僧團、長老、法師、學人、善信護法,莫要誤認這些人士是中道僧團認可而宣法於世,或尚屬中道僧團、原始佛教會的成員,尤其莫要誤認他們宣說真正的原始佛法。

原始佛教 中道僧團 合十 2021/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