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4年/西元2022年

正覺與宗教信仰

正覺與宗教信仰

生命態度
隨佛禪師

許多人問:目前各種宗教的說法,是真實的嗎?佛教當中種種不可思議的說法,真的是 佛陀說的嗎?為了這些問題的解答,佛教內部是各說各話的吵成一片,各有解釋的依據。有根據古來的傳說、有根據傳統既有的典籍、有的是根據自己的需要與推想、有的則是根據歷史資料的考證,當然也不少是根據個人的特殊經驗,也就是俗稱的感應。這些五花八門的根據與說法,在現實來說是各有支持者,是誰也說服不了誰,當然也是誰也打倒不了誰。

既然如此,我們該相信誰呢?

凡是不可思議與不可說的世界,還是留在不可說與不可思議吧!

人生短短數十寒暑,實在無法用這短暫的一生,處理不可思議與不可說的世界。

佛陀的教法,不離知苦與息苦的現實大事。雖然佛法教導人們度越老病死的苦難,但是入手與修證的重點,依然是在可知、可及的當前五陰、六處,而度越老病死的完成,則是在當前生活中愚癡、貪欲、瞋恚的止息。

如此可見,佛家的度苦之道,是在現實人生的度越煩惱與苦難。因為只有在當前度越憂惱,才有可能度越老病死的憂苦。

這些學習與驗證的內容,都是當前人生可知、可及的事。如果無法落實這些人生的修行,苦難難熬的人生才會有託付在不可思議與不可說的個人需要。

世界上的人很多樣,不是每個人都願意面對人生的現實。有些人面對當前現實,有些人則轉過頭去面對不可知的世界。這不是對、錯、好、壞或虛、實的問題,應當是各自的困境與需要不同。

正覺與宗教是不同的道路、方法,各有不同的準則來處理人間的苦難。正覺是要我們面對現實的事實,用度越「面對現實的迷惑」與「不可實現的欲求」,而度苦、解脫於現實人生;宗教則要我們忍受現實,用關懷、奉獻與信仰的方式,作為追尋美麗世界的方法,而遠離了這個現實世界,才算是達成度苦、解脫。

真正的重點,不是別人怎麼說,也不是甚麼才對,應當是我们要如何面對自己的人生?

如果不願意面對自己的生活態度,一直探究甚麼說法才對,那麼試問:當知道甚麼才是正確與事實,可是卻不是自己想要的,那時自己能面對與承认嗎?

正覺與宗教的差異不是我們的問題,問題是我們自己。